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頁 > 熱點 > 正文

帝寵逆妃:誓不為後免費閱讀大結局

2019/9/10 22:49:17 來源:網絡 [ ]

小說:帝寵逆妃:誓不為後

第3章 懲治又立威

蕭雲烨冰冷的目光直接将德妃定在原地不敢動。版權cdda666072.cn

蘇青樞掃了一眼,逮住機會站出來,恰到好處捂住額頭,怯怯看一眼德妃顫聲道:“皇上息怒,德妃姐姐……就是和臣妾鬧着玩呢。”

“嘩啦”一聲脆響,蕭雲烨摔了茶盞,他的臉色更黑,“鬧着玩會在摔成這樣,你當朕是三歲的孩子嗎?德妃,到底怎麼回事!”

德妃猛一哆嗦,哀求的目光掃視一圈。偏偏這個時候,天子震怒,沒人敢替她說話,“臣妾……”

她支支吾吾了半天,也沒說出話。

“奴婢用性命發誓,字字真言,皆乃親眼所見,如有半點栽贓德妃娘娘,天打雷劈,永世不得超生!”

寒香不愧是蘇青樞培養了五年的丫頭,狠毒的誓言成了壓倒德妃的最後一根稻草,蕭雲烨心頭僅存的那絲懷疑被打消。

“德妃,朕隻道你的性子有些烈,沒想到你會做出這種事。”蕭雲烨眼中劃過一抹冷意,但想了想德妃的母族,最終說道。

“傳朕旨意,德妃舉止不端,罰在景仁宮手抄經書三百遍,抄不完不準出門。網站cdda666072.cn

德妃一下癱坐在地,目光呆滞。這麼多年了,這是蕭雲烨第一次對她發火。

“擺駕回宮。”

蕭雲烨怒意沖沖,頭也不回地離去。

等他走了,蘇玉璇慢慢起身,盯着蘇青樞冷笑道:“真是小看妹妹了,本以為姐妹們同心同德,沒想到蘇妃還把姐妹間的玩鬧當了真,讓皇上罰了德妃。”

一句話,惹得衆人看向蘇青樞的目光變得不友善起來。

蘇青樞清淡地笑了笑,“若不是姐姐推無辜的人去背鍋,寒香也不會出聲的。曆史網德妃做了錯事,隻被罰抄三百遍經書,可那婢子本是無辜的,卻要被杖斃。妹妹覺得,人在做天在看,為人做事還是要善良些。”

夾棍帶棒的幾句話,頓時讓蘇玉璇顔面掃地,氣憤地說道:“你還敢狡辯。”

“呸!”德妃被扶起來,猛唾一口蘇青樞,惡狠狠地說道:“本宮不過是不小心絆了你一下,你竟讓丫鬟在皇上面前告狀。你等着,本宮不會放過你的。”

“德妃娘娘何出此言?”蘇青樞故作驚訝地挑起眉,“是皇後娘娘非要臣妾前來,不然今日皇上正和姐姐們談天說地,又哪裡輪得到臣妾告狀。”

“更何況,若不是姐姐伸腿絆了我,妹妹就算想告狀都沒有地方。說明cdda666072.cn這麼說來,還真是多謝姐姐這一腳。”

德妃一口氣沒上來,立即漲紅了臉,擡手便打過去,“本宮今天就好好教訓你!”

“德妃三思啊,”蘇青樞抓住她的胳膊,甩到旁邊,眸子閃過冷意:“若因别的事再度驚擾了聖上,想必不單單是罰抄經書如此簡單了。”

“你!”德妃踉跄幾步,有些狼狽。

罵不過蘇青樞,打不得蘇青樞。德妃恨的牙根癢癢,卻沒有辦法。

“姐姐們慢慢聊,臣妾告退。”

不等德妃發作,蘇青樞優雅地福身行禮,帶着寒香退出長秋宮。閱讀http://cdda666072.cn/

等回了未央宮,寒香再也抑制不住興奮道,“主子,你看沒看到剛剛德妃的臉色,她絆倒您,還跟着皇後奚落主子,真是自作自受。活該被罰!”

蘇青樞卻猛一拍桌子,聲音冷意森然:“寒香,你可知錯!”

寒香立刻噤聲跪下,“奴婢知道自己錯了,若不是主子替奴婢說話,今日被拖出去的可能就是奴婢了,可奴婢不後悔,奴婢就是看不得德妃和皇後那樣羞辱您!”

這丫頭倔強的讓蘇青樞久久無言,沉默一會兒,隻好緩和了語氣道,“算了,起來吧,日後不可這樣沖動。你先出去,我自己呆會兒。”

蘇青樞閉上眼睛,腦海裡卻不禁浮現出蕭雲烨那個擔憂的眼神。知道自己懷有身孕的隻有他,當時他因此事大發雷霆,是在關心她?

她忽而睜開雙眼,眸中劃過一抹決絕,不管怎樣,都是他先背棄信諾封了蘇玉璇為後。

突然間,寒香敲了敲門扉,打斷了蘇青樞的思緒。

“主子,長秋宮灑掃的宮女想見你。推薦cdda666072.cn

“讓她進來。”

唯唯諾諾的宮女被寒香帶進來,見到蘇青樞,撲通一聲跪倒在地,“奴婢福兒叩謝蘇妃娘娘救命之恩。”說完,便拼命磕頭,寒香拉都拉不住。

“好了。”最後是蘇青樞出聲打斷,“本宮救你不是讓你給本宮磕頭的。”

福兒身形一頓,猛地擡起頭,字字铿锵道:“娘娘若有事盡請吩咐,福兒賤命一條死不足惜,但求為娘娘分擔憂難。”

蘇青樞一聽,動作頓了頓,問道:“你倒是個機智的,怎麼在長秋宮做一個灑掃婢呢?”

“奴婢自知深宮險惡,不求步步高升,隻求平安出宮見到家人。隻可惜,事不遂人願……多謝娘娘,救了福兒。”福兒吸了幾下鼻子,“福兒略知皇後宮中幾間秘辛,願意告訴蘇妃娘娘。”

“你且說來聽聽。”福兒看了眼寒香,一咬牙,湊近蘇青樞和寒香,低語幾句。

蘇青樞聽完一臉驚訝,和寒香對視一眼,然後沉聲道:“本宮知道了,福兒,你先回宮去吧。深夜眼雜,别讓旁人看見。”

福兒稱是,匆匆退下,離開了未央宮。

寒香重新把門關好,這才一臉擔憂地看着蘇青樞問:“主子,你說她說的能是真的嗎?皇後娘娘喝求子湯,還在後宮中行巫蠱之事……這哪一樣說出來,可都是重罪。”

“不知道。”

蘇青樞聲音略又些沉重,她道:“但我總覺得事情沒有那麼簡單,隐隐感覺會有不好的事發生。算了,不要去想了,是福是禍,都躲不過。”

沒想到,她的話一語成谶。

福兒走後不過半柱香的時間,蘇青樞熄了燈正要躺下歇息,隻聽外面一陣紛嚷吵鬧,還夾雜着宮女太監的驚叫聲。

“寒香,去看看怎麼回事?”蘇青樞皺起眉,隻覺得自己心跳地飛快。

話音剛落,未央宮的大門被大力推開。

“來人,把蘇妃帶走。”銀甲森然的侍衛一股腦沖進來,一揚手,便要抓人。

“你們是誰?竟敢擅闖未央宮。”寒香眉頭一橫,雙臂張開,擋住了他們,“當朝後妃豈能容你們放肆無禮!”

“哼!還後妃呢,馬上就要成為階下囚了。”為首之人冷笑一聲,拎出蓋了玉玺的聖谕,“皇上手谕,蘇妃指示長秋宮的宮女福兒謀害皇嗣,證據确鑿,立刻押往天牢!帶走!”

一顆心猛地下墜,蘇青樞手腳冰涼,“福兒呢?”

“愧對皇後娘娘,已經自缢了。”

咚一下,心徹底墜入谷底。

福兒的突然出現、留下的那幾句模棱兩可的話……種種一切串聯在一起,便不是巧合。

蘇玉璇安排福兒來未央宮,不管最後自己對福兒說什麼,那個可憐的婢子都會死。她的死是栽贓蘇青樞最重要的一環,畢竟死無對證。

她閉上眼睛,深吸一口氣。

如今隻剩一條路可以走了。

“我要見皇上。”

手指不自覺被捏緊,聲音有些發澀。

隻要蕭雲烨的一句話,她就可以無罪。可這個時候,那個高高在上的男人還會相信她嗎?

第4章 帝王心術

蘇青樞還是見到了蕭雲烨,禦書房緊閉的大門為她敞開一條縫隙,他也在等她。

“臣妾,給皇上請安。”緩步走到他眼前,她跪在地上,猶豫一下,還是行了大禮。

“有什麼要說的?”蕭雲烨的身形隐藏于袅袅升起的白霧中,聲音穿過空曠的大殿有些失真,讓人聽不出他的語氣。

聞言,蘇青樞心裡微有些沉重,低下頭,試圖掩蓋住自己的真實情緒,平靜的反問道:“你真覺得是我做的?”

“玉璇懷有身孕,你嫉恨在心,更因為你在長秋宮摔了一跤,與她生出矛盾,于是收買了那個宮女下毒。朕說的可對?”

“我沒有。”

“蘇青樞,朕覺得看錯了德妃,沒想到也看錯了你。”他的聲音透着一股濃濃的失望和疲憊,長歎一聲,“沒想到,你會變成這樣。”

苦澀順着心髒席卷到指尖,蘇青樞微微顫抖着,隻覺得心像被剖開幾道大口子一樣。

“皇上,當真這麼想?”像是自問自答,她輕笑一聲,溫熱的眼淚湧到眼眶,大殿的空氣裡回蕩着濃濃地悲涼。

“既然認定是臣妾做的,那便是臣妾做錯了。要罰便罰吧,青樞也不求皇上開恩。”

她跪在地上,生生把眼淚逼退回去,那些委屈和不甘也随之倒流道心底最深的角落,被掩蓋起來。

反正,無論怎麼解釋也不會被相信。

“蘇青樞!”蕭雲烨被她的這幅樣子激怒,聲音帶上不悅,“你就不打算向朕解釋嗎?”

蘇青樞笑了笑。

“臣妾說沒有,可皇上并不相信。”她緩緩說着,清冷的聲音中帶着心灰意冷。

“無論蘇玉璇說什麼你都會相信,而我的話你怎麼也不會相信,這樣的事已經發生過太多次。青樞累了,不想再解釋。自從被你強迫帶進宮裡,我就已經預料到會有這麼一天,隻是沒想到這麼快。”

“你是在諷刺朕?”蕭雲烨冷笑一聲,眼裡的失望越發明顯,“玉璇沒說過你一句不好,這一切都是朕命人調查出的真相。”

“那不過是别人想讓皇上看到的真相罷了。”

許久,禦書房一片死寂。

他最終還是說話了,聲音是蘇青樞從未聽過的冰冷,“你如此倔強,那便去天牢呆着,好好清醒清醒。來人,蘇妃意圖毒害龍嗣,押下去。”

心不可抑制地墜入深淵。

“謝皇上。”蘇青樞往蕭雲烨的方向深看一眼,她要把這個男人絕情的樣子牢牢印在腦海裡。

能有今日,她怨不得别人,隻怪自己當初不該對他抱有那一線的希望。

她被帶下去,身影在門口消失不見。

蕭雲烨盯着門扉怔怔出神,明明是她做的錯事,怎麼有種其實是自己做錯了的錯覺呢?

莫名的煩悶湧上心頭,蕭雲烨揉爛了手中的宣紙。

“皇上,徐禦醫求見。”

“讓他進來。”蕭雲烨頭疼地揉揉眉心,徐禦醫是給蘇青樞看診的太醫。

“啟禀聖上,”徐太醫撲通一聲跪下來,“下官查閱了賢王府的記錄,發現……發現賢王妃和賢王并未同房過。”

什麼?

蕭雲烨的身子一下僵住。

隻聽徐太醫繼續道:“微臣根據賢王府的起居注,再加上密法,已推算出準确日子,娘娘受孕應該是在三個月前的初五。”

喜悅瞬間湧上蕭雲烨的心頭,蘇青樞腹中是他的孩子,而且,她和蕭雲墨從未有過歡好,如此說來,他是她唯一的男人!

蕭雲烨的臉帶上笑意,陰郁的心情瞬間明媚起來,“朕知道了,你下去領賞吧。”

等徐太醫退下,他便迫不及待的喚着總管太監,“來人,傳朕旨意,蘇妃……”

話說一半卻頓住,她懷了自己的孩子是事實,害蘇玉璇也是。蕭雲烨的欣喜瞬間被澆滅,眼眸黯也淡下來,擺了擺手道。

“無事,退下吧。”

他重新坐回去繼續批閱奏折,沒注意到,後殿的垂簾後一道身影已經矗立在那很久,她把蕭雲烨和徐太醫的對話完完整整聽了下來。

垂簾微動,那道身影靜悄悄離開。

“娘娘,您不去找皇上了嗎?”

守門太監有些奇怪,皇後剛從後殿進去就很快出來了。

“本宮突然想起來有些事沒有處理完,等會兒再來找皇上。”蘇玉璇擠出一抹笑,臉色有些蒼白,“對了,本宮過來的事就不要通報了,皇上公務繁忙,莫要驚擾。”

“娘娘心系皇上,奴才定會按照吩咐做的。”

“甚好。”

蘇玉璇點點頭,轉身離去,沒人看到她袖下的手緊緊交握在一起已經爆出青筋,心中更是掀起驚濤駭浪。

蘇青樞比她還早地懷了蕭雲烨的孩子!若那個女人成功誕下皇子,她的孩子豈不是長子?母憑子貴,蘇青樞地位會比她還要高!

不行,絕不能允許那個賤人爬到自己的頭上。

眸光裡殺意一閃而過,危機應該被直接扼殺在搖籃裡。

“珍珠,你去給本宮查查,蘇妃現在人在哪裡,聽說被關押起來,本宮要去看看她。”

“是,娘娘。”

“等等,我記得福兒有個弟弟在長秋宮當差?你去把他找來,就按照我囑咐你的跟他說。”蘇玉璇在珍珠耳側低語幾句,看着珍珠奉命離去,心慢慢放回原處。

借刀殺人,她最擅長。

京城的天牢。

蘇青樞手腳覆上沉重的鐵鍊,踉跄着被推進監牢。

“賤婦,竟敢謀害皇嗣,真是不知天高地厚。你就在這裡呆着,等着砍頭那天吧!呸!”

一口黏黃的濃痰吐在她的腳邊,随即監牢的鐵門被重重關上。

抱緊了膝蓋蹲在相對幹淨的牆角沒多久,她隻覺得胃瞬間開始翻江倒海。地上的茅草很久沒有換過,也不知上面死過多少個人,血污已經深深侵入其中,透着腥臭和黴味。

“嘔!”蘇青樞再也忍不住,扶着牆,吐的天昏地暗。

“喂,宮裡來的,有人給你送飯了。”這時,一個牢頭拎着個食盒,隔着栅欄,把一道道的菜端進去。

蘇青樞有些疑惑寒香哪裡來的錢收買門口獄卒,可看到清粥小菜,虛弱的胃蠢蠢欲動。

她端起碗,把粥喝了下去。

隻喝了半碗,小腹傳來劇痛,“當啷”一聲,碗墜落在地。

一股血順着腿根流下來,濕了腳下的土地。

“我的孩子!”蘇青樞捂住肚子,驚恐的瞪大雙眼,能感覺的到,那個小小的生命正在消失。

第5章 意外

“啊!”一聲尖叫,蘇青樞從睡夢中驚醒。

怔怔的看着眼前的牢房半晌,她才反應過來,剛剛是做夢。

苦笑一聲,蘇青樞坐起,身下松軟的茅草更讓她感受到了現實的存在,好歹曾經是後妃,怎麼可能住在那麼肮髒的環境裡,果然隻是一個夢。

“蘇妃娘娘,您該用膳了。”獄卒恭敬地打開門,把托盤放到她眼前,雖然和宮裡的待遇差遠了,可依舊是三四樣小菜和精緻的米飯。

蘇青樞瞥他一眼,順口問道:“你怎麼有些面生?”

“回禀娘娘,屬下是新來的。”那人一邊回答着,卻把頭低的更低了。

她一下警覺起來,面上不顯,笑道:“你先端一會兒,本宮睡的不舒服,腿有些麻了,待起身活動活動,再吃。”

那人猶豫一下點了點頭,端着托盤立在一旁。

蘇青樞僵硬着起身,扶着牆,皺着眉頭慢慢挪動着,不經意瞄一眼,一下僵住,那人腰間隆起的輪廓,分明是一把匕首!

“本宮看看今日是什麼菜色。”她靠近那個男人,卻在探頭的瞬間,按住托盤猛地往那人臉上扣過去。

“嘩啦”幾聲,是盤子跌落在地的聲音。

“來人啊!有刺客!”她也顧不得回頭,撒腿就往外面跑,邊跑邊大聲喊着。

身後傳來的利刃破空聲讓她臉色猛變。

示弱隻是她的試探,沒想到那個人真有問題!

到底是誰,派人行刺她?

她暢通無阻地跑出監牢,可是越跑卻越心驚,臉色也越來越沉。

這一路的呼救竟然沒有獄卒前來!

等到門口,蘇青樞明白了原因,看守的獄卒中了蒙汗藥,全都倒在地上,竟無一人清醒。

“來人啊!”她扯破了喉嚨,卻隻能聽見自己的回音,以及身後越來越近的腳步聲。

難道自己今天真的要折在這裡了?

腦子轉的飛快,也沒想到辦法,眼看着自己腳步越來越沉重,索性她停了下來,抽出一個獄卒的佩刀,轉過身直直對着後面。

“說,你是什麼人!誰讓你來的?”

那人先一怔,而後獰笑着慢慢拿起匕首:“也罷,讓娘娘當一個明白鬼,反正天牢的守衛都被迷暈,沒人能就你。隻要你死了,我也算給姐姐報了仇。”

姐姐?蘇青樞愣了。

“被娘娘害死的福兒,可還記得?”那人陰鸷的眼神中夾雜着一絲仇恨。

他是福兒的弟弟。

蘇青樞恍然大悟,卻又深深皺起眉,不對,還是有地方不對。

“你憑什麼說福兒是我害死的,她死在長秋宮,要說有關系,也是和皇後有關系。”

“怎麼會和皇後娘娘有關系?若不是她心懷仁慈告訴我真相,恐怕至今連她的死我還不知情。今日是姐姐的忌日,就用你的血祭奠我姐姐九泉之下的亡魂!受死吧。”

他越說越激動,劈手打掉了蘇青樞手裡的佩刀,鋒利的匕首直直沖向蘇青樞,眼看就要刺中。

“福兒是皇後殺的。”蘇青樞脫口而出,閃避中被匕首紮進右胸,臉色瞬間慘白,卻硬擠出一個諷刺的笑容,“而且是今日死的,恐怕,你現在是給殺了你姐姐的真正兇手賣命呢!”

“你什麼意思?”驚詫在男人的眼中一閃而過,他下意識停了手。

蘇青樞掙紮着站起身說:“你想想看,本宮想害死一個婢子,随便給個罪名就可以制裁她,又何必如此興師動衆?福兒常年在長秋宮當差,恐怕是不當心知道了皇後的什麼秘密,借此機會被滅口了吧。”

她的話說完,男人面色有些躊躇和意動。

蘇青樞眼前一亮,蒼白着臉繼續說:“你連姐姐的屍體都沒有見過,就聽信了别人說辭。恐怕你姐姐的亡靈也要被你的蠢笨氣死了,真相沒有查明就以命換命,真替你不值當。”

“你!”男人氣得漲紅了臉,卻沒繼續對她動手。

“我若是你,現在就趕緊跑。免得真兇沒有查到,反而把自己命搭進去。”

蘇青樞強撐着讓自己身體站穩,冷冷道:“你看牆壁凹槽處燭火是不是已經熄滅了?遇襲吹滅蠟燭,天牢頂層的機關會被觸動,發出信号。現在京城的侍衛已經在路上了,再不走,可就沒有機會報仇了。”

仿佛是配合蘇青樞的話,地面輕微震動,顯然大隊人馬馬上就要來了!

男人臉色又是一白,忽然想到什麼他抽出匕首,轉身就往外跑。

“噗嗤”一聲,鈍器拔出體外,一股鮮血從傷口噴湧而出。

蘇青樞拼命瞪大眼睛看着出路,眼前的視線卻越來越模糊,男人的身影剛消失,她再也堅持不住,“咚”一聲栽倒在地,失去了意識。

模糊中,她看到了蕭雲墨。

他走在人群最前,一臉焦急的奔向她。

“青樞!青樞!”

蘇青樞笑了笑,緊接着落入一個溫暖的懷抱,她喃喃道:“雲墨,你來了啊,真好。”

“很想很想和你說對不起,那天沒和你一起死,今天就要去見你了,雖然晚了些……讓讨厭的蕭雲烨自己玩吧,我來找你了……”

身下的懷抱緊了緊了,她隻朦朦胧胧聽見了幾個字。

“不……不可以……真……不允許。”

蘇青樞想皺眉,卻漸漸流失的意識已經控制不住自己的身體了。

她的聲音輕地仿佛讓人聽不見,“說什麼呢,雲墨。等會兒我見了你再說吧。”

說完這句話,她頭一歪,徹底失去了意識。

“蘇青樞!”蕭雲烨的臉倏然沉了下去,整個人陰沉的可怕,“你給朕醒過來,朕不允許你去見蕭雲墨!你若是敢丢下我一個人,朕立刻就去把蕭雲墨的墳刨了!”

蘇青樞的眼皮無意識動了動。

太醫大喜,“皇上!皇上您再說幾句,娘娘有了點求生意識!還有救啊!”

蕭雲烨僵硬了一下,隻好繼續說:“不但挖墳,還要鞭屍四十九日,然後把他的頭挂在城牆上,受萬人唾罵,最後挫骨揚灰!骨灰也要扔到最北的昆侖,讓他永生永世承受冰寒。”

蘇青樞眼珠轉動着,終于,漸涼的體溫逐漸回暖。

蕭雲烨抿緊了嘴唇,垂頭貼近她的耳畔,聲音難得一見地流露出脆弱。

“蘇青樞,隻要你能醒過來,怎樣都可以。絕對,不可以留下我一個人。求你……”

最後的話,被他貼近額頭的溫柔的吻封住。

帝寵逆妃:誓不為後》完整版内容已被公衆号【大海讀書】收錄,打開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衆号 → 搜索(大海讀書)或者(dahaidushu),關注後回複 【帝寵逆妃】 或 【誓不為後】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繼續閱讀後續章節。

掃碼直接關注微信公衆号


文章來源網絡,版權歸屬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傳閱太多無從查證。本站為公益性非盈利網站,在本網轉載其他媒體稿件是為傳播更多的信息,此類稿件不代表本網觀點。如果本網轉載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權、名益權等問題,請盡快與我們聯系,我們将第一時間處理!
  • 今日20190727推薦小說之《陌路婚途》在線全文閱讀

    原标題:今日20190727推薦小說之《陌路婚途》在線全文閱讀小說名:陌路婚途目錄預覽:《陌路婚途》《陌路婚途》《陌路婚途》《陌路婚途》初夏的風,帶着些許的涼意,透過半開的窗戶,吹拂進了二樓的這個房間裡面。薄紗在微風中輕輕地飛舞着,卻并沒有帶起任何的聲響。房間的光線有些朦胧,吊燈并沒有打開,牆壁上的挂燈被人套上了一個淺粉色的燈罩,讓整個卧室裡面的光線,都透着朦胧夢幻的粉色,說不出的誘人。啪嗒。一聲細微的聲響突兀的在房間裡面響了起來,伴随着的,是掉落在地上的衣物。女人性感姣好的身材,在朦胧的燈光下

  • 龍行天下15章(第十五章 感動)

    原标題:龍行天下15章(第十五章感動)書名:龍行天下第十五章感動龍少群觀察了一下地勢,眉頭擰在了一起,如果是他一個人,這條小路絲毫也不在話下,可是看看身後這群少年學生,個個無精打采,一臉的疲憊,要想一口氣通過這條小路似乎是不太可能。想了想,龍少群找到了劉劍和歐陽冰蓉。經過龍少群的銀針止血和療傷聖藥,劉劍的傷勢已經沒什麼大礙了。經過這件事,劉劍實已将龍少群當做了隊中領袖,不自覺的就對龍少群産生了依賴,習慣了聽他吩咐。龍少群道“現在大家幾天都沒好好的吃飯了,體力透支嚴重!要想一口氣通過這條通天路,似

  • 小說惡魔總裁的溫柔嬌妻第13章在線免費閱讀

    原标題:小說惡魔總裁的溫柔嬌妻第13章在線免費閱讀小說名稱:惡魔總裁的溫柔嬌妻第13章韓瑤,我看好你“周姐,是姗姗她先挑起話題,她先罵人。”韓瑤氣得小臉通紅,委屈又糾結的看着周姐,水汪汪的兩隻大眼睛,酸澀得有些難受。周姐雙手抱臂,幹練的看了眼韓瑤,冷冷的問道:“她點着你的名字罵你了嗎?”周姐一身灰色西服,黑色短裙,大坡跟黑色皮鞋,胸口的袋子裡常年别着一支鋼筆,這是她工作這麼多年的習慣。細細的柳葉眉,漂亮的丹鳳眼,若不是臉上有了些歲月的痕迹,還真的可以稱得上是個美人。“可……她說的明明就是指是我,

  • 寒玄決最新章節目錄

    原标題:寒玄決最新章節目錄小說:寒玄決目錄預覽:第八章不懂憐香惜玉第九章我是不是犯法了第十章盛情的款待第八章不懂憐香惜玉N市王家别墅位于城市西邊的一條小河邊,這條河名叫戀沫河,是十幾年前天齊集團懂事長王天齊,花了巨資人工挖掘的。從此這條河成了王家的私人領地!戀沫河水很多,滿滿地填充着河床,天上還不時有小雨點跳入水中;戀沫河的水好清呀,雖然沒有太陽光的直接照射,卻也可以看清河底的小卵石,水中還不時地有幾尾調皮的小魚遊來竄去;漓江水好靜呀,靜得仿佛能聽見她在你耳邊低語,偶爾微風飄過,清脆的水聲就像一

  • 【挑戰冷漠總裁】小說在線閱讀

    原标題:【挑戰冷漠總裁】小說在線閱讀小說名字:挑戰冷漠總裁目錄預覽:《挑戰冷漠總裁》《挑戰冷漠總裁》《挑戰冷漠總裁》《挑戰冷漠總裁》“龍總,下面有個女孩拿着這個要見您。”劉卿恭敬地上一張燙金名片。龍盛蓋上手裡的文件擡起頭接過名片,絲毫不意外。“讓她進來。”林郁嬌安靜的等在大廳裡,幾個前台小姐的竊竊私語她都當聽不見,看到劉卿走過來,才站起身來走過去。“林小姐,請。”劉青将她一路總裁室的門口。“進去吧。”林郁嬌站在門口,才敲門進去。那個男人站在落地窗前,長指間叼着煙,格外的優雅。聽到動靜轉過身來,走

  • 劍途8章

    原标題:劍途8章小說書名:劍途第八章青龍歸位“你是誰,我不認識你?”包間内,那名少年感激的望着葉辰,雖然從未謀面,但當他一接近葉辰,就感覺到一股莫名的契合,以及來自内心的召喚。“我叫葉辰,我想問,你是否是青龍血脈?”葉辰很淡然的将手放在背後。“對不起,我不是什麼青龍血脈,你找錯人了。”少年有些驚愕,略帶敵意的看着葉辰。“你不用騙我,我能夠感應到你體内的血脈湧動。”葉辰緩步上前,将手指劃破,将一滴血粘在少年剛才的傷口上,漸漸深入其中,透着濃濃的綠光,照亮整個房間,兩人呆立片刻,一聲不響。“他們怎麼

  • 農女撩夫種田忙全文在線閱讀

    原标題:農女撩夫種田忙全文在線閱讀小說名:農女撩夫種田忙目錄預覽:《農女撩夫種田忙》《農女撩夫種田忙》《農女撩夫種田忙》《農女撩夫種田忙》《農女撩夫種田忙》《農女撩夫種田忙》《農女撩夫種田忙》雲家兩個兒子都是有本事的,賺的銀子要多一些,其他人在鎮子上幹活的,哪有這麼多。聚在門口看熱鬧的婦人也掰着手指頭算了半天,的确是這麼多銀子。其中一個婦人打趣,“老太太,您一個兒子,十四年就存了十一兩還餘着,兩個兒子,那可就是二十二兩多了啊!”劉荷花瞬間黑了臉,即便自家有銀子,也不代表可以這樣放在明面上這麼給人

  • 漫随天外雲卷舒11章(第011章 葉徯喬雲舒想要你qq)

    原标題:漫随天外雲卷舒11章(第011章葉徯喬雲舒想要你qq)小說名:漫随天外雲卷舒第011章葉徯喬雲舒想要你qq他們說葉徯作弊了,因為這個,葉徯才真正成了全年級皆知的人物。可是葉徯,什麼都沒說。秋天漸漸的已經來了,風一吹落下一片殘葉,讓涼意堆積,也讓脂肪堆積。“雲舒啊,今天這一身黑,可以啊!”“我要減肥了。”喬雲舒撇撇嘴捏捏自己的肉肉。“我也是啊。”學霸也讨厭冬天,肥肉堆積的季節。“算了吧,不存在的。”還是肥雯最認得清現實。“真的,我要一百一了。”“還好吧,我一百二呢。”“我才多高啊……”喬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