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頁 > 熱點 > 正文

《都市最強高手》在線閱讀【今日推薦20190911】

2019/9/11 6:12:41 來源:網絡 [ ]

小說:都市最強高手

第一章:兵王

火焰,殺戮,無邊無盡,吞噬着所有一切。閱讀cdda666072.cn

這是一個罪惡的孤島,所有的人都在自相殘殺,隻為奪得孤島中心那唯一的一把槍,赢得活着離開的資格!

争鬥是殘酷的,在生存的欲望面前,所有的人類都可以化身為惡魔。

而最終,一個普通的高中生,居然赢得了勝利。他的身後,倒着累累屍體,訴說着一個少年由善變惡的經過。

他叫趙恒,是一個來自華夏的少年!

火焰在他身後熊熊燃燒,他緩緩擡起了頭,瞳孔中倒映着那一架逐漸降落的直升機,那将是一架要接他通往地獄之門的直升機……

呼……

他猛地睜開雙眼,四周卻是一片平靜,哪裡還有什麼孤島和直升機,他正睡在自己的房間裡。

四年了,他還是經常會夢見孤島那天所殺過的人。當然,這四年裡他所殺過的其他人,也都反複在他夢裡出現過。

四年,他已經記不清自己究竟殺了多少人了,幾乎每一次執行任務,他的雙手都會沾染鮮血。原文http://cdda666072.cn/

而自從他組建出了屬于自己的,在非洲和南美洲都談之色變的惡魔小隊之後,每一次任務所殺的人,就更是達到一個恐怖的數字。

他的惡魔小隊隻有十三人,但每一個都是殺手界精英中的精英。這十三人不論出現在哪裡,都足以讓世界各大傭兵團心生膽顫,他們甚至推翻過三個非洲小國的政權。

而他,身為惡魔小隊的BOSS,也被傭兵界冠之以兵王的稱号,尊稱為……王爵!

“老大,又做噩夢了啊?”

左耳的微型耳機忽然傳來了冰河的戲谑的聲音。

冰河是目前惡魔小隊中唯一的黑客,他在世界黑客中默默無名,但一身黑客技術,卻絕對能夠排進前五。

之所以無名,用他的話說,他是一個喜歡低調的人。

趙恒皺了下眉頭:“你又在我房間裡偷裝了攝像頭?”

冰河哈哈一笑:“我哪敢啊,上回偷裝,卵都差點給你打爆了。曆史網

他笑了一會,卻見趙恒沒有配合他的幽默繼續詢問,不由讪讪一笑:“是首領讓人趁你出去執行任務的時候偷裝的,然後呢我就偷偷盜取了他的線路,這會他那邊什麼也看不到了。”

趙恒起床刷牙洗臉,依舊沒有說話。

四年了,鏡子裡那張曾經稚嫩的面孔,如今卻多了一分成熟,以及剛毅殺伐。

除此之外,他的手上還多了三枚風格各不相同的戒指,但都極其珍貴,最珍貴達到那枚甚至是完全由黑鑽打造成的。

這三枚戒指是他的戰利品,它們的前主人就是那三個被惡魔小隊颠覆了政權的國王。隻有國王的戒指,才能入得王爵的法眼,被當作戰利品。

沉默了一會,冰河還是忍不住了,又說:“老大,那老家夥這麼不相信你,一直偷偷摸摸想要監視你,咱們何必還給他賣命啊,要不直接做了他?憑老大你的威望,想要成為這惡魔島的新首領簡直就是小菜一碟啊。《都市最強高手》在線閱讀【今日推薦20190911】

惡魔島,正是當初帶走趙恒的這個神秘組織的大本營,位于大西洋深處,是全世界最龐大的殺手傭兵組織之一。

至于組織的名字,也被稱為惡魔島,首領則被稱為撒旦。

這四年裡,趙恒為組織為首領出生入死,執行了不知多少次高危任務。首領也看到了他的天賦,于是頭兩年重點栽培他。

可是後來,随着趙恒實力的不斷增強,首領開始怕了,于是開始了對他的種種監視和限制。

“我去見一下他。”

一直到吃完了早餐,趙恒才終于回複了冰河一句。推薦cdda666072.cn

“啊,見誰?”冰河正在複習着某島國片,被趙恒這麼一句沒頭沒腦的話說愣了。

要知道,距離剛才他們倆的交談,都已經過去半個小時了……

咳,沒辦法,誰讓咱攤上這麼一位沉默寡言的老大呢。

冰河趕緊關掉島國片,切換出了首領房子四周的攝像頭畫面。整個惡魔島的所有監控系統,都早已被他入侵了。

隻要有網絡存在的地方,他就是當之無愧的王者!

首領别墅。

這是一棟三層樓的别墅,外面看着挺簡單,但趙恒卻知道,首領為了建這棟别墅,花掉了三千多萬。

貴的,不是房子,而是裡面隐藏的高科技設備!

最近兩年,首領每一次見他,幾乎都隻在自己的書房見。曆史網因為隻有在這裡,才能讓首領感到安心。

首領是一個年近五十的西方男人,黃頭發藍眼睛,但他從來不說自己究竟是哪國人,也沒有人知道他的真正名字。

“我親愛的爵,有什麼事嗎?”

首領會說多國語言,其中就包括流利的華夏語。

趙恒在椅子上坐下,冷漠的目光看着他,直接開門見山的說:“我要離開惡魔島了。”

此言一出,首領的笑容瞬間僵住了,眼中閃過了一絲戾氣。

“爵,你确定不是在跟我開玩笑?你應該知道,我們組織從來沒有随便退出的規矩,這是任何人都要遵守的!”

趙恒毫不退讓,冷聲道:“那麼從今天起,我便是第一個。”

首領的眼角抽搐了一下,沉聲說:“爵,你是組織辛苦栽培出來的兵王,我們不可能這樣輕易放你走的!”

趙恒:“哦,那随便你們吧。我隻是來跟你說一聲而已,并不是來請求你批準的。”

再三的遭到無視,讓首領徹底火了,怒拍着桌子喝道:“趙恒,你不要太嚣張了,我才是這惡魔島的首領!”

趙恒冷笑一聲:“那行啊,如果你這個首領能阻止我離開的話,我就繼續聽你的,怎樣?”

首領一下啞了,王爵的名頭可不是白來的。他如果真鐵了心要離開,整個惡魔島還真沒人能夠攔得住他。

沉默了一會,首領最終無奈的咬牙道:“好,那你走吧,但是你的惡魔小隊必須留下!”

隻要有惡魔小隊在,他的惡魔島照樣可以橫掃非洲數十國。

趙恒用戲谑的目光看着他:“你覺得你能夠指揮得動我的惡魔小隊?”

惡魔小隊的人,哪一個不是心高氣傲的主?也隻有趙恒才能讓他們臣服,其他人他們根本不鳥。

首領徹底怒了,如果讓趙恒帶着惡魔小隊離開的話,那對于他們惡魔島來說,損失太慘重了,這是他絕對不能接受的!

“趙恒,你不要逼我!”

首領忽然一拍桌子,桌子内的機關被觸動。

嗖……

天花闆上忽然出現了兩個暗格,并降下了兩挺機關槍,直接對準了座椅上的趙恒。

“現在,你的命在我手裡了!我再給你一次回答的機會,要留還是要走?”首領露出了猙獰的冷笑,臉上滿是得意之色。

“是嗎,我可不這麼認為。”

随着趙恒聲音的落下,又一個天花闆暗格打開了,這一次降下的是一把狙擊步槍。但是,那狙擊步槍所射出的紅外線,卻直指首領的腦袋。

首領一下呆滞住了,難以置信的看着那突然降下的狙擊步槍,左手一個勁的按着桌子底下的按鈕,他明明沒有打開那個暗格啊!

“不用按了,沒用的。”趙恒從兜裡掏出了一個散發着微弱紅光的小型傳感器。

“你這房間的遙控系統挺先進的,還配置了無線幹擾設備。但很遺憾,我這是摩薩德最新研制出來的反幹擾器,從我走進這房間的那一刻起,你這房間裡的一半武器裝備,就已經被冰河控制了。”

這時,他左耳内的微型耳機傳來了冰河的聲音:“老大,我直接幹掉他吧,保證不會有讓他按下機關槍的機會。”

趙恒沒有回答,隻是靜靜的看着首領,緩緩說道:“現在,我的命還在你手裡嗎?”

首領的眼皮在抽搐着,眼中迸射出兇狠的寒光:“殺了我,你也走不出這個房間!”

趙恒露出了一個微笑:“是嗎,你是在等着阿道夫來救你嗎?很抱歉,孤狼的槍這會正指着他腦袋,他來不了啦。”

孤狼,惡魔小隊十三戰士之一,槍法無雙。

首領一震,但沒有說話。

趙恒又笑道:“你也可以試着呼叫另一邊的死衛,但我提醒你一下,烈星的兩架無人機已經盤旋在你的走廊外邊了,隻要你的死衛敢上來,無人機上的機槍就會立刻把他們全部掃死。”

首領的臉色終于變了,因為如果真是這樣的話,那他的所有依仗就全沒了!

趙恒搖頭歎息道:“之前都告訴過你了,别在這修什麼觀光走廊,想看風景去沙灘上看啊。在這搞個露天的風景走廊,不是給自己找不痛快嘛。”

“好,你赢了……”首領終于妥協了,他手裡已經沒有其他底牌了。

“但是,在你離開之前,必須再為組織完成最後一個任務,這是我最後的條件!”

第二章:劫機

趙恒戲谑的看着他:“你覺得我會答應?”

首領沉聲道:“會!因為這個任務的執行地,是華夏!”

一架民航客機從馬拉比亞機場緩緩升空,它的目的地是華夏中海。

趙恒脫下了所有的武器裝備,化身一個時尚小青年,正平靜的坐在座位上,靜靜看着外面的高空風景。

四年了,終于又要再次回到華夏,他的心情頗為複雜……

這時,他左耳的微型耳機忽然響起了冰河的聲音。

“老大,好消息,我剛剛從卡爾教授那裡得到最新消息,H7強化劑的研究已經進入尾聲了,估計再過幾個月就可以成功了。”

趙恒眉頭一皺:“你又入侵了客機的無線電系統?”

冰河笑道:“這不是給老大你報告好消息嘛,老大你說,我們馬上就要離開惡魔島了,到時候首領那老家夥還會肯把H7給你注射嗎?”

強化劑是惡魔島這些年一直在秘密研究的人類基因強化劑,目的就是為了增強人體基因的力量,改造出近乎完美的超級人類!

剛才冰河口中的卡爾教授,絕對是基因學界的一個怪才,經過多年的研究,他居然搶先在世界其他各國之前研制出了基因強化劑,并且成功找到了小說中才出現過的基因鎖。

所謂的基因鎖,其實就是人體所隐藏的潛能,人類的基因中有很大一部分是沒有被利用到的。而如果将這些基因鎖解開的話,那麼人類就會擁有遠超同類的力量!

H系列強化劑,便是卡爾教授這些年精心研究出來的成果。隻不過,最初的四個版本都隻是普通的增強劑而已,一直到了H5,才算是真正的基因鎖鑰匙。

不過,想要成功打開基因鎖,成功率實在是太低了。

參與實驗的上千人中,能活下來的僅有十幾人。後來這十幾人又注射了升級版的H6試劑,最終活下來的隻有趙恒一人。

而因此,他解開了兩道基因鎖,身體素質和力量得到了大幅度提升,這才一步步造就了今日的王爵。

如果沒有基因試劑,他是不可能僅憑四年時間就從一個普通學生成長為一代兵王的。可以說,基因試劑才是他最強大的力量!

但與此同時,強行解開基因鎖其實也是有巨大風險的。

潛能的不斷激發,會導緻人體器官功能紊亂。而戰鬥時爆發出的強大力量,則會加速細胞分裂,間接消耗壽命!

現在,他的心髒每隔一段時間就會出現驟停的情況,每一次都有可能會喪命,這就是成為兵王的代價。

不過,根據卡爾教授之前的說法,最新的H7試劑,是可以全面提升人類的身體素質,并且大大增強細胞活性,或許可以幫他消除隐患。

所以,這H7試劑,他是志在必得!

趙恒剛想吩咐冰河加強對實驗室的監控,這時坐在他旁邊的一個姑娘忽然開口了。

“喂,你沒聽到廣播嗎,飛機起飛的時候不能打電話,快點關手機呀。”

熟悉的華夏語言,讓趙恒一下愣住了。

這時他才發現,自己右側的兩個座位居然坐着兩名漂亮的華夏女人。

剛才跟他說話的這個,是一個十八歲左右的小姑娘,頭發上戴着一個大墨鏡,臉蛋秀美皮膚白皙,那雙水汪汪的大眼睛正盯着他看。

她應該還是一個學生,身上那股清純活潑的學生氣息讓趙恒有種久遠的陌生感。

而坐在她旁邊的那位,則是一個三十歲左右的優雅女人。她留着一頭柔順的長發,五官精緻,很有書香典雅之氣。

這應該是一個學曆很高的女人,一舉一動都給人一種優雅的感覺,十分的迷人。

而且,她長的居然和趙恒以前的高中班主任顔老師有七分相似。

高一時候的趙恒,家境貧苦,學習成績也很一般,一直拖着班級後腿。後來顔老師了解了他的情況後,主動每周給他免費補習,還偶爾偷偷給他塞零花錢。

他至今還記得,四年前他被抓人的那一天,顔老師在後面拼命的追趕,最後卻被一輛面包車撞倒了……

他不知道,顔老師那天究竟怎麼樣,他甚至都不敢去多想,因為他很怕顔老師已經不在這個世上了……

可以說,在趙恒心中,顔老師就是除了父母以外最重要的人了。所以,他忍不住多看了這個優雅女人幾眼。

“喂,你看什麼呢?”

少女不高興了,這家夥看着還挺帥氣,怎麼這麼沒禮貌的,一直盯着她小姑看!

難道我就比小姑差那麼多?

面對久違的華夏同胞,而且還是兩位美女,趙恒難得露出了笑容:“我關機了。”

“騙人,我明明聽到你在打電話了!”

墨鏡少女也是彪悍,直接搶過他手裡的手機,結果卻發現真的關機了……

她又不甘心的扯過趙恒的腦袋看了看,結果根本沒有發現藍牙耳機。一時間,她不禁有些方了……

我靠,沒打電話你一個人在那自言自語什麼,吓唬人麼?

趙恒左耳上的微型耳機是納米級的,直接通過手術移植進了軟骨裡,從外面自然看不到。

“婷婷,不許胡鬧。”

優雅女人輕拍了一下墨鏡少女的小手,然後又沖趙恒微微一笑,以示歉意。

墨鏡少女扁着小嘴:“小姑,我沒胡鬧,誰知道他是在自言自語呀,害我以為他是在打電話。”

趙恒轉過頭,繼續和冰河說:“監控好實驗室那邊的情況,一旦H7試劑研制出來,讓孤狼和烈星直接去搶。如果可以的話,最好把卡爾教授也一并帶走。”

冰河:“我靠,還是老大你霸氣啊,試劑和人都搶,這個計劃我喜歡!”

見他又開始自言自語,墨鏡少女秀眉微微一抽。我去,這不會是個精神病患者吧,我要不要這麼倒黴?

和冰河聊完之後,趙恒開始閉上眼睛休息。

過了十幾分鐘,他緊閉的雙眼猛然睜開,整個上半身瞬間從座位上挺直起來,如一頭蓄勢待發的黑豹一般,氣勢驚人。

他這突然的動作把旁邊的墨鏡少女吓了一跳,生氣道:“你幹嘛呀,吓我一跳。”

趙恒淩厲的雙眼打量着四周,沉聲道:“不要說話,有血腥味,這飛機上出事了。”

“血腥味?”

墨鏡少女嗅了嗅,結果卻什麼都沒聞到,不由翻了個白眼。

“喂你是不是電影看太多了呀,别發神經好不好,你再這樣我可要找空姐投訴你了。”

“婷婷!”優雅女人點了一下她的額頭,然後好奇的看着趙恒。

直覺告訴她,這個有點神秘的少年人,似乎與普通人有些不一樣,他應該不是在亂說。

“要不我們叫空姐過來,然後你把情況告訴她?”

“他們已經來了,坐好吧,不要說話。”

趙恒已經聽到了手槍上膛的聲音,雖然四周有雜音,可他卻對手槍的任何聲音都異常敏感。

他重新靠回椅子,解開了安全帶,做好着應付一切突發狀況的準備。

“小姑你别理他,他估計是睡懵圈了……”

墨鏡少女正想調侃趙恒兩句,可還沒等她說完,一陣尖叫聲忽然從前面傳來。

墨鏡少女和優雅女人同時一驚,擡頭望向前方,頓時看到了四個黑人手裡拿着手槍大步走來,嘴裡大聲呵斥着衆人。

墨鏡少女的臉色一下白了,天啊,這不會是恐怖分子吧,今天要不要這麼倒黴?

不要哇,本小姐還沒破 處呐!

那四個黑人嚷嚷的話并不是馬拉比亞的語言,而是另一個鄰國的小地方的方言,趙恒恰好會一些。

隻是他們嚷嚷的很亂,趙恒很難聽出大概意思。

于是,他隻好無奈的對冰河說:“查一下,他們是什麼人,為什麼要劫機?”

冰河:“OK,給我一點時間。”

第三章:出手

整個飛機很快就亂作一團,大部分乘客都驚恐的大叫起來,隻可惜身處在這高空之中,他們根本沒有地方可逃。

“瑪奇卡紮……”

四個黑人兇神惡煞的怒喝着,試圖讓乘客們安靜下來,隻可惜根本沒人能聽得懂他們說什麼。

砰砰……

最後,憤怒的他們,直接朝着兩個尖叫不已的乘客開了兩槍,瞬間震懾住了所有人。

接着,四個黑人又開始挨個質問每一個乘客,詢問他們有沒有人會說布拉國語。

四個黑人慢慢的走到了趙恒這邊,當他們的手槍對準了婷婷時,婷婷的小臉一下變得煞白起來。

剛才還傲氣得很的她,此時卻驚慌得眼淚都快流下來了。

優雅女人連忙擋在了婷婷身前,盡管她也害怕,但還是努力保持着冷靜,試圖用英語和四個黑人溝通。

隻可惜,四個黑人根本聽不懂英語,而且對英語似乎非常反感,一下變得暴躁起來。

啪!

暴躁的黑人,直接一巴掌扇在了優雅女人的臉上,力氣之大,讓所有人都心中一抽。

優雅女人一下被扇倒,白皙的臉上印上了五道手指印,嘴角也流出了鮮血,讓人心疼不已。

趙恒的眼神在瞬間森冷了下去,仿佛看到了顔老師被欺負一般,一股強烈的殺意在他心中升起。

但那個黑人顯然不知道自己已經被死神盯上了,優雅女人被扇倒時胸口露出的一抹雪白讓他眼睛一亮,随後嘴角滿是淫笑的又伸出了黑手,竟是打算直接伸進優雅女人的胸口裡面去爽快一下。

“不要,你想幹嘛……”

看到黑人要猥亵小姑,婷婷也不知哪裡來的勇氣,伸手拍開了他的黑手。

啪!

黑人惱怒的又扇出了一巴掌,這次直接扇在了婷婷的鼻子上,疼得她鼻血直流,嗚嗚哭泣起來。

“你們這些混蛋……”優雅女人愠怒無比,起身想要反抗,可是卻被黑人直接一隻手摁在了座椅上。

然後,她隻能悲憤而驚慌的看着黑人的另一隻手慢慢朝她的領口伸來,毫無一點辦法……

眼看着那一隻黑色肮髒的大手就要伸進她的領口内,就在她絕望的目光中,旁邊忽然伸出了一隻修長的手掌,一把捏住了黑手。

兩隻手掌看起來差距是那麼大,一個修長整潔,一個肮髒黢黑。可是,兩者給人的力量感,卻也完全不是一個量級。

這突然伸出的修長手掌,自然是趙恒的。他本來還想慢慢找機會,然後毫無風險的幹掉這個四個劫匪。

但是他們碰了不該碰的人!

“庫西哇……”黑人大怒,想要掙脫開趙恒的手,但是卻驚訝的發現,趙恒的這隻看起來軟綿綿的手,居然如鐵鉗一樣堅硬,死死掐住了他的手腕。

優雅女人怔怔的看着趙恒,微微搖頭示意他不要管。雖然她很害怕,但她不想連累了趙恒。

趙恒沖她微微一笑,果然是和顔老師一樣溫柔善良的女人啊……

“從現在起,沒人能傷得了你。”

這是他對她的承諾……王爵的承諾,從來沒有失信過!

咔嚓……

下一刻,在優雅女人和婷婷震驚的目光中,趙恒竟是直接掰折了黑人的大手。那清脆的骨裂聲,是如此的暴力,讓人解恨。

一出手,趙恒便徹底變回了那個讓非洲和中東都人人恐懼的無情屠夫,毫不留情!

幾乎在掰折黑人手腕的同時,他整個人已經從座位上一躍而起,動作迅猛如虎,瞬間就奪過了黑人另一隻手上的槍。

砰!

幹淨利落的一槍,直接從黑人的下巴穿入,一槍爆頭。

這時,黑人身後的三個同伴都反應了過來,紛紛憤怒的舉槍射向趙恒。

趙恒一手将優雅女人和婷婷推倒,另一隻手舉着黑人的屍體擋在身前。

砰砰……

在出手之前,他已經記住了另外三個黑人的位置,所以直接躲在後面開槍。

連開了兩槍,可惜隻命中了一人,另一人的位置已經移動了。

他不想再拖下去,因為每一次開槍,對整個機艙來說都有着巨大的風險。

于是,他幹脆将手裡的黑人屍體當做盾牌甩飛了出去,趁着這一刹那的遮擋,他閃出到了過道中間,朝左前方的黑人開出了一槍,準确命中胸口。

砰砰……

最後一個黑人看到了他的位置,接連射出三槍。

但是接下來的一幕,卻讓他感到無比的驚恐,那個年輕的東方男人,居然如獵豹一般在地上忽然一撲一滾,躲開了他的全部子彈。

人居然能夠躲子彈,這尼瑪是什麼操作?

砰……

趙恒沒給他過多思考的時間,擡手一槍終結了他。

這一切發生的時間,僅僅隻有不到五秒鐘。優雅女人和婷婷幾乎是才擡起身子,就已經看到四個黑人劫匪全部倒地了。

看着這一刻冷酷如殺神的趙恒,她們臉上都不禁湧現出了難以置信的表情,他到底是誰?

趙恒沒有回答她們的疑惑,因為最大的威脅還沒有清除!

“老大,查到了,他們是銀彈傭兵團的人。上個月銀彈傭兵團的首領被馬拉比亞政府抓了,關在了黑井監獄,他們這次劫機,就是為了威脅馬拉比亞政府,放出他們的首領。”

趙恒眉頭一皺:“黑井監獄?如果我沒記錯的話,那個破監獄隻有不到三十個守衛吧,他們為什麼不直接去劫獄,反倒跑來劫機?”

冰河無奈一笑:“這我就不知道了,或許他們是恐怖電影看多了吧,覺得劫機比較酷。”

趙恒又問:“好吧,既然他們劫機是為了救他們首領,那現在他們怎麼不直接和馬拉比亞政府那邊聯系,反倒在這恐吓乘客做什麼?”

冰河強忍着笑,說:“他們剛才其實已經用駕駛艙的無線電和機場那邊聯系過了,但好像他們沒辦法正常交流,因為他們隻會布拉話,根本不懂其他非洲語言。”

趙恒的額頭一下黑了,媽的智障!

真尼瑪丢人,土包子非要學人家劫什麼飛機?簡直就是傭兵界的恥辱!

這時,他已經走到了駕駛艙的位置。

“駕駛艙門的密碼是多少?”

冰河很快回答:“0987。”

趙恒:“裡面還有幾個劫匪?”

冰河的聲音忽然變得凝重起來:“兩個,而且其中一人身上綁有炸彈!”

炸彈一旦在客機上爆炸的話,那麼不管趙恒有多強,都是必死無疑啊!

趙恒的臉色沒有一點變化,隻是眼中的殺意,越發濃烈了。

艙門邊還倒着兩名空姐的屍體,都是被割破喉嚨而死的,臉上寫滿了驚恐不甘。

趙恒伸手幫她合上了眼睛,然後悄無聲息的輸入了駕駛艙門的密碼,右手手槍打開了保險。

“幹擾一下他們。”

“明白!”冰河馬上會意,直接控制了機場那邊的指揮台無線電,然後用布拉語和裡面的兩個劫匪交流。

猛地聽到有人會說布拉語,裡面那兩個劫匪頓時大喜,連忙都湊到了無線電話旁邊。

而趙恒等的,正是這個機會!

下一刻,他猛地拉開了艙門。

而在打開艙門的一瞬間,裡面的兩個劫匪也都轉過了身體,留給趙恒的反應時間隻有一秒鐘。

一秒鐘,對于普通人來說不過就是一眨眼的功夫,根本做不了什麼事。

可是對于解開了基因鎖,強化了大腦智力和神經反射弧的趙恒來說,一秒鐘時間卻足以讓他做出最正确的判斷。

在零點三秒的時候,他就已經确定了自己的第一個目标,左邊那個劫匪是沒有炸彈的,所以必須先殺掉!

砰!

零點二秒的時間,他就開出了手槍,直接精準的一槍爆頭。

随後,他并沒有開出第二槍,因為第二個劫匪的身上綁有炸彈,他如果冒然開槍的話,劫匪很可能會在一瞬間暗下炸彈的起爆按鈕。

趁着最後的零點五秒時間,他閃身沖到了第二個劫匪面前,左手快準狠的掐住了劫匪的右手手腕,控制住他的手裡的槍械。

最後,他的手槍頂在了劫匪的腦門上,冷漠的目光居高臨下俯瞰着對方,如神靈一般無情蔑視。

“松開按鈕,否則死。”

第四章:炸彈

他說的是布拉話,聲音寒冷如冰,讓人不寒而栗。

但是讓他沒有想到的是,這最後一個劫匪居然是一個狂熱份子,面對他的死亡威脅,劫匪非但沒有害怕,反而露出了一個猙獰瘋狂的笑容。

在死亡面前,劫匪竟是直接選擇了按下了手裡的啟動鍵。不過幸好,這炸彈是定時炸彈,并非是即時引爆的。

但是,定時器上面顯示的時間,卻隻有十分鐘。

劫匪狂熱的大笑着:“哈哈,都一起死吧,啊……”

咔嚓……

還不等他說完,趙恒直接掰折了他的兩隻手臂,然後猶如拖死豬一樣的将其拖出了駕駛艙。

“老大,現在怎麼辦,民航上面一般不會有降落傘啊……”

冰河的聲音中流露着一絲焦急,他們的老大固然很強,可也終究不是超人啊。炸彈一旦引爆,整個飛機的人都得死。

“讓機長把飛機降下去,越低越好。”

聽到趙恒那一如以往沉穩而冷靜的聲音,冰河就知道他肯定是有辦法了,立刻精神一振,馬上假裝成機場的指揮人員,讓機長将飛機迅速下降。

當趙恒拖着劫匪走到外面的時候,衆乘客看到上面跳動着的炸彈計時器,頓時全都吓呆了。

“啊,有炸彈……”

“不好了,炸彈快要爆炸了……”

所有人瞬間炸開了鍋,全都争相恐後的向後躲去,隻有婷婷和她的小姑還坐在原座位上,靜靜的看着趙恒逐漸走過來。

二女的臉色都有些蒼白,看着那跳動的炸彈計時器,眼眸中滿是絕望之色。

趙恒忽然沖優雅女人露出了一個笑容:“還不知道你的名字?”

優雅女人看着他,也不知道為什麼,忽然發現沒那麼害怕了。這個男人的笑容雖然有些僵硬,但卻能給人一種很強烈的安全感……

“蘇月。”

“蘇月……嗯,很好聽,這名字跟你很配。蘇月,你怕死嗎?”

蘇月苦澀一笑:“誰會不怕死呢……”

看着她那美麗而優雅的臉頰,趙恒忽然說了句:“那如果我今天能救了你們的話,你送我一枚香吻好不好?”

“喂,小赤佬,你要不要臉,說大話也不怕閃了舌頭。這炸彈都快要爆炸了,你還能怎麼救我們?”婷婷忍不住怼道。

趙恒目光深邃的看着蘇月,沒有理會婷婷。

在他的注視下,蘇月竟是難得的露出了一絲羞赧的表情,微微扭過頭弄了下頭發,也不知怎地就鬼使神差的答應了。

“好……”

婷婷一下睜大了雙眸,這真的是她那個平日裡從不接觸男人的小姑嗎?

趙恒哈哈一笑:“好,我記住了哦!”

說完以後,他便拖着劫匪走到了安全門的位置。看到他的舉動,聰明的蘇月一下明白了過來。

“你是想把炸彈丢出去?”

但是很快,她便又否定了這個猜想。

“不行的,飛機内外的氣壓差太大,你要是打開安全門的話,整個飛機都會被巨風撕裂的。”

趙恒輕輕鼓掌:“不錯,很聰明。但是你沒發現嗎,從五分鐘前開始,我們的飛機就在一直下降了,現在已經不在平流層了。”

蘇月一怔,轉頭看向窗外,這才發現飛機早已降落了大半高度。

“這樣改變航線是會和其他飛機撞上的……”

趙恒自信一笑:“放心吧,我的指揮台早已安排好一切了,這一片空域都是安全的。”

“你的指揮台?”蘇月不解的看着趙恒,但是這一次趙恒沒有再解釋。

這時,劫匪似乎也明白了趙恒的意思,開始驚恐而憤怒的掙紮起來。

對于他,趙恒可就不會有笑臉了。見他掙紮,直接抓住他的腦袋往安全門上狠狠一砸,瞬間将他砸的頭破血流。

“老大,差不多了,這個高度的氣流應該不至于毀掉飛機……”

冰河的聲音有些凝重,因為他也根本沒有多大把握,這種事估計誰也沒做過,也就趙恒這種瘋子敢嘗試吧。

趙恒看了一眼計時器,隻剩下最後的兩分鐘了。

他回頭沖所有乘客喊道:“系好安全帶!”

聞言,蘇月連忙幫忙呼喊那些離開座位的人趕緊回去坐好。

趙恒給了他們半分鐘時間,随後打開了安全門閥。

客機的安全門都是要向内開的,在内外氣壓的作用下想要打開,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但是,趙恒從來就是一個打破不可能的男人!

下一刻,他右手抓住了安全門閥,左手将劫匪整個提了起來。

“放開我……”

劫匪徹底慌了,不停的掙紮着,怒吼着要和趙恒一起死。

趙恒不屑的看着他,露出了一個森冷笑容:“想殺我王爵?你還遠遠不夠資格!”

劫匪霍然一震,瞪大眼珠滿臉驚恐的看着趙恒:“你、你是王爵?不可能,不可能的……”

王爵,對于他們傭兵界來說,既是最高的驕傲,也是最深的恐懼!

每一個傭兵都崇拜王爵,但也都不想見到這個男人。因為見到他,往往也就意味着死亡!

隻是,王爵怎麼會出現在這裡?

忽然,劫匪的腦海中閃過了傭兵界有關王爵的外貌描述……東方華夏人面孔,冷酷,無情!

他再次仔細一看趙恒,似乎所有的描述都符合,一股發自靈魂的寒意瞬間襲湧全身。

在極度的驚恐與絕望之中,他竟是忽然高喊出了一個蹩腳的英文單詞:“demon……”

惡魔!

下一刻,在蘇月等人驚訝的目光中,趙恒爆喝一下,右臂爆發出了難以想象的強大力量,硬生生将緊閉的安全門打開了一條縫。

轟……

猶如一聲雷霆炸響,緊接着機艙内的空氣迅速流竄向外面,安全門附近的所有東西統統被吸了出去。

劇烈的氣流運動讓整架飛機都晃動了起來,所有人都發出了驚恐的尖叫聲。

在強烈氣流的沖擊下,安全門每打開一分一毫,都極為的困難。

趙恒的右臂肌肉,足足暴漲了一大圈,整個人的臉都漲紅了。

劇烈的強風撕扯下,他的T恤直接被撕裂,露出了布滿各種彈痕和傷疤的健碩身體,那每一寸肌肉的顫動,都在向衆人闡釋着何為最強戰體!

所有人都看呆了,包括婷婷和蘇月。

婷婷的腦海中,不由自主的閃過了當初看美國隊長3時,美隊在天台上空手拉扯直升機的情景,和眼前的這一幕是多麼的相像呀!

同樣的震撼人心,同樣的帥到爆炸!

咔嚓……咔嚓……

如此強大的力量,讓趙恒已經經過基因試劑改造過的強悍身體都有些難以承受,發出了一陣陣脆骨響聲。

如果再這樣下去的話,他整個人甚至有被撕扯成兩半的危險!

但是,他可能就這樣失敗嗎?

不,他是趙恒,他是王爵,永遠不可能會敗!

他從喉嚨深處發出了一聲野獸般的怒吼,基因鎖的力量被徹底爆發出來。

下一刻,安全門直接被他又強行拉開了一大半。而後,在劫匪驚恐萬分的注視中,他将其一把抓起,然後毫不猶豫的丢出了機艙。

呼……

僅僅一秒鐘的功夫,劫匪便被強烈的氣流卷飛出去數十米,發出了竭嘶底裡的絕望叫聲。

趙恒再次怒吼,用盡全力将安全門關上。

随後,坐在右側的乘客都看到了不遠處那個劫匪的身體發出了一陣火光,緊接着強烈的爆炸吞沒了一切……

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冷氣,如果再晚幾秒鐘的話,他們所有人都完了。

這時,他們所有人望向趙恒的目光都變得敬畏起來,這個神奇的男人拯救了他們所有人的性命!

啪啪……

蘇月鼓起了掌,随後所有人都跟着激動的鼓了起來,歡呼雀躍。

趙恒疲憊的倚靠在安全門上,整個人都幾乎快要脫力了。但是,他還是沖蘇月露出了一個笑容,并伸手在嘴上輕輕一點,暗示着什麼。

蘇月的臉頰一下紅了,這是她走出學校這麼多年以後,第一次臉紅……

“老大,你可真是神人啊!請給我一張你的裸照,今晚我要對着你撸十發!”冰河豪氣雲幹的說道,無比的激動。

趙恒已經沒力氣罵他了,虛弱的說道:“不要讓飛機迫降返航,直達華夏!”

發生了這麼嚴重的事情,機場那邊肯定是不會再讓飛機繼續飛下去的,但趙恒可不想再飛回去。

冰河馬上回複:“放心吧,現在機長完全聽從我的調遣了,他根本不知道指揮台已經被黑了。”

就這樣,飛機重新飛回了原先的軌道,一刻不停的朝華夏飛去……

都市最強高手》完整版内容已被公衆号【小樹讀書】收錄,打開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衆号 → 搜索(小樹讀書)或者(dushu567),關注後回複 【都市最強高手】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繼續閱讀後續章節。

掃碼直接關注微信公衆号


文章來源網絡,版權歸屬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傳閱太多無從查證。本站為公益性非盈利網站,在本網轉載其他媒體稿件是為傳播更多的信息,此類稿件不代表本網觀點。如果本網轉載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權、名益權等問題,請盡快與我們聯系,我們将第一時間處理!
  • 後媽之:血債血償2章

    原标題:後媽之:血債血償2章小說:後媽之:血債血償第2章不知道這2個油瓶被拖我家來有什麼感想?我真該找個麥克風采訪采訪他。一桌子菜,雞鴨魚肉,色香味俱全。他們都坐下了,“秀蓮,我幫你去把湯端過來。”我說:“爸爸,我去。”爸爸很欣慰地看着我。他心裡一定在感慨,“女兒懂事了/。我去廚房在櫥櫃裡拿了一個沉重的蒜臼子,雙手背在後面,進了飯廳。他們在喜氣洋洋的倒酒。刹那間,用語文書裡經常用的詞說時遲,那時快!我手裡的蒜臼子砸到了秀蓮的腦袋上。然後我被推了一趔趄。定睛看,是老大用手推開了蒜臼子,秀蓮的腦袋被

  • 【今日20190727】推薦《绯聞柔妻蝕骨撩》在線閱讀

    原标題:【今日20190727】推薦《绯聞柔妻蝕骨撩》在線閱讀書名:绯聞柔妻蝕骨撩目錄預覽:《绯聞柔妻蝕骨撩》《绯聞柔妻蝕骨撩》《绯聞柔妻蝕骨撩》《绯聞柔妻蝕骨撩》《绯聞柔妻蝕骨撩》《绯聞柔妻蝕骨撩》林落睜開眼睛,對上一雙熟悉的深邃眼眸。“唔!”暧昧的嘤咛聲自她唇間溢出。看清身上的人,林落不顧身體撕裂般的疼痛,熱情地迎合。聽說人死後,能看到生前記憶最深刻的場景。她卻重新感受了自己第一次被霍禦宸肆虐掠奪的疼痛,這一次她沒有逃避,反而更真切地感受他的存在。“沒想到林小姐這麼熱情。”染上情欲的暗啞嗓音

  • 小說何事秋風悲畫扇第2章在線免費閱讀

    原标題:小說何事秋風悲畫扇第2章在線免費閱讀小說名:何事秋風悲畫扇第2章此去經年白柔柔不是她殺的,可惜沒人相信。一年前,她在護城河邊救起一個少年後匆匆離去。回到白府方知,自己救起的少年正是淮陽王府世子,世子張貼告示尋找河邊相救之女,以一玲珑玉珠為相認信物。白柔柔認得那玉珠是自己的随身之物,卻不知怎的被嫡姐偷了去。嫡姐帶着玉珠出現在蕭慕寒面前,蕭慕寒應允娶她為妃。她去鬧去反抗,可白家上下誰會向着一個死了母親的庶女,紛紛作證玉珠就是白柔柔的。無奈下,白桑桑認了命。但是,白柔柔偏偏死了,死在她與蕭慕寒

  • 我的絕美老公

    原标題:我的絕美老公小說:我的絕美老公第1章冥夫兇猛(1)午夜一點,我醒來了,這已經是連續第七天了。在夢裡,總有一雙手在輕撫我的身體,然而不管我多麼害怕,身體都無法動彈,隻能一遍遍的在黑暗中感受着這種異樣的恐懼。朦胧中,一個低沉的聲音在耳畔說道:“别怕,一會兒就好。”那種撕裂的痛、好似淩遲一般一刀刀磨過柔嫩的血肉。用鮮血做潤滑,一寸寸、一次次的撕扯,漫長的折磨讓我痛得快要暈過去。在我意識陷入混沌之前,我隐隐聽到耳畔的一聲歎息。這隻是個開始,遠不知道什麼時候結束……我叫小喬,慕小喬,慕家的女兒,以

  • 天降神級棄少最新章節目錄

    原标題:天降神級棄少最新章節目錄小說名:天降神級棄少目錄預覽:第0004章哪來這麼大面子?第0005章失望第0005章失望第0004章哪來這麼大面子?雲飛揚直接将那根貌似野山參的東西取了出來。“商陸根,去皮加工,形似人參。無香氣,氣味淡,人嚼舌麻,有毒。”“爸,這個東西,你吃了非但不能強身健體,反倒有毒。”别說,被雲飛揚一說,這個野山參還真的有點兒像商陸根。随後,雲飛揚又拿起高光平送給張秋雲的那塊玉手镯,用的筷子沾了一滴水,滴了上去。“滴水鑒玉,如果水滴凝而不散,仿佛滴落在荷葉上一般,證明就是玉

  • 腹黑首席被反撩最新章節目錄

    原标題:腹黑首席被反撩最新章節目錄小說名字:腹黑首席被反撩目錄預覽:《腹黑首席被反撩》《腹黑首席被反撩》《腹黑首席被反撩》《腹黑首席被反撩》子蘇頓時有些尴尬,她安靜地垂下眼簾,長長的睫毛頓時如同是一排齊刷刷的蝶翼,她點了點頭,慢慢地說:“其實我也有話想和你說。”“嗯?那你先說。”他的心情似乎是不錯,隻是挑起眉頭居高臨下看着自己的樣子,還是讓子蘇覺得有一種莫名的壓迫感。她暗暗告訴自己,他們會有這樣的隔閡,隻是因為太久不見,再相處幾天,這樣的感覺一定會排除的。“立言其實我和陳學禮的婚姻我不知道應該怎

  • 無删節最強之都市妖孽免費閱讀全文

    原标題:無删節最強之都市妖孽免費閱讀全文書名:最強之都市妖孽目錄預覽:第一章留手第二章同學聚會第三章不按套路來第四章喝或者不喝第一章留手“大哥,這‘津貼’能不能寬限幾天?這幾天……是真的沒錢了!都被我拿去救急了。”路邊的小店中,一位衣服上沾滿油漬,頭發花白,滿臉愁容的老頭正在對幾名小混混苦苦哀求。老頭身後的桌上,本就餐的乘客早就在幾名小混混進來的時候慌不疊的離開了,隻餘下兩位似是沒弄清楚怎麼回事的客人在自顧自的吃着飯。其中一位樣貌清秀的青年神色悠閑的看着眼前發生的一幕,慢條斯理的吃着碗中的面。另

  • 墓影随形 全文免費閱讀

    原标題:墓影随形全文免費閱讀小說:墓影随形目錄預覽:第一章爺爺第二章跟蹤第一章爺爺颠簸的路程,使昏昏沉沉的我從困頓中醒來,我伸了伸手臂,戴了不知多長時間的耳機被突然晃動的車身給甩出了耳蝸,我揉了揉因為疲勞而發疼的太陽穴,對着開車的爸爸道。“還有多久到啊?爸。”“馬上了,沒看都進村了嗎?”父親的聲音有些低沉,握着方向盤習慣性說話注視着人的爸爸,回了一下頭笑着對我說。我有些驚訝,這麼快!擡頭向車窗外望了望,果然是啊!沒睡着前還在寬闊的高速公路上穿梭行駛呢,現在卻駕車在崎岖道路上艱難前進,注視着周圍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