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頁 > 熱點 > 正文

今日20190911推薦小說之《乾坤寶眼》在線全文閱讀

2019/9/11 8:57:24 來源:網絡 [ ]

小說名稱:乾坤寶眼

第1章 右眼異變

有句古話說得好:福不雙至,禍不單行。今日20190911推薦小說之《乾坤寶眼》在線全文閱讀

對于這句話的前半句,張峰從來沒有什麼感受,但對于下半句……俗話說倒黴了喝涼水都能塞牙縫,張峰覺得自己能活到現在就是一個幸運,要是用一句話來形容他這一生的話,也隻能用“見過倒黴的沒見過這麼倒黴的”這句話來形容了。

剛出生的那年,因為護士大意,差點淹死在浴盆裡,在急救室裡搶救了整整24小時,才好不容易緩過勁來……

五歲那年和小夥伴們爬樹捋榆錢,結果别的小孩踩在胳膊粗的樹枝上沒事,他踩的一顆大腿粗的樹枝斷了,從10米的高度摔了下來,差點摔死他,兩腿直接粉碎性骨折,結果在家裡休養了一年多才徹底好利索……

八歲那年,騎車子去鄰村上學,路上要經過一條幹枯的小河,河上面的橋最少也有三米寬,結果他就這麼騎着車子掉了下去,更倒黴的是自行車還砸在了他身上,也不知道他人是咋樣到下邊的,結果肋骨被砸斷了好幾顆,休養了大半年才好……

十六歲那年,和高中的幾個同學去外面吃烤肉,結果有兩撥人打起來了,倒黴的他又一次被牽連,被兩邊的人砸了好幾酒瓶子,腦袋直接被開了瓢,腦袋上的紗布裹了兩個多月才拆下來……

還有,大學的時候與同學和其他學校的學生打架,身體壯實,身材魁梧的他本來被同學當做殺手锏,結果還沒等打起來呢,他腳下一滑,倒在了路上,然後被路上的一輛小車給撞飛了,要不是他老爹在家裡開了個五金廠,一年也能有二三十萬的收入,他的手術費都沒有着落……

這樣的倒黴情況簡直太多,數不勝數,可以說,他這一輩子完全可以用‘苦逼’兩個字來形容,沒錯,就是苦逼,張峰嚴重懷疑自己上輩子是不是作惡太多了,這輩子過來就是來還賬的。

鄉下的人迷信,說他估計是得罪什麼東西,讓他給神佛之類的上上香,本來他對這玩意根本嗤之以鼻,但架不住老媽整天打電話和他說,無奈,他不得不同意,這不,今兒個他就來華市有名的三清廟上香了。可悲催的命運又一次光臨了他,他正想花錢買柱香給三清廟裡的三清道尊賄賂賄賂,結果一摸錢包,草,沒了!

“哪個比養的偷我錢包!還當着三清道尊的面,不怕遭雷劈嗎!”

張峰簡直快要被氣瘋了,指着天就破口大罵,要知道,他爬了半天山,又排了很長時間的隊,才好不容易來到這,這錢突然被盜了,這不白跑一趟嗎。

但想到這些年發生在自己身上的悲催調調,發生這種事也正常,因此,這火氣來的快,去的也快,但心裡仍苦澀的不行,心說難道連三清道祖都幫不了自己嗎?這可是他們的地盤啊……

看到他難受的樣子,旁邊賣香的那老道到是笑了:“失主不用着急,有句老話說得好,破财免災,這種事情發生在身上未嘗不是一件好事,畢竟錢乃身外之物,生帶不來死帶不走的,以後再賺回來就是了。”說着,從木箱裡拿出三炷香遞給了他。

“大師,我可沒錢給你了……”

“不用,人生中誰沒有個難處?這香算我贈給你的。版權cdda666072.cn

“多謝大師……”

張峰心中一熱,真誠一禮,心裡感慨萬分:今天或許是自己這輩子裡運氣最好的一天了……

可就在這一刻,悲催的運氣又在他的身上應驗了,就在他把三炷香接過的那一瞬間,隻聽轟隆一聲響,本來晴空萬裡的天空,轉眼間狂風肆虐,陰雲密度,電閃雷鳴,眼看着一場暴雨就要降臨。

“各位施主,最近天氣無常,山上經常遭雷劈,挺危險的,今天不适合上香了,還是趕快下山去吧……”那老道看了眼天氣,連忙朝排隊等候的衆人大喊了一聲,收拾好裝香的木箱就朝山下跑。

其他遊客一看這天氣,也知道暴雨馬上要來了,連忙往山下跑,張峰頓時傻眼,草,不會吧,要不要這樣?我才拿到香啊……

但看了看天空中的電閃雷鳴,他猶豫了一下,這樣的天氣,最容易有閃電劈下,他怕倒黴的自己被雷劈中,轉身就要往下走,可想到三清廟就在近前,自己手裡也已經拿到了香,難道就這麼前功盡棄嗎?

不行,哪怕被雷劈死,我今個也要把香給上了!

他蹭蹭的朝三清廟跑了過去,倒不是他多麼心誠,而是他實在不想明天再爬一次山。

“三清老祖在上,小子張峰這些年過得太倒黴了,整天被生活虐……要是您三位老祖真的在天有靈的話,就請開開恩,讓小子也轉轉運,别讓我一直這麼苦逼了……”

念叨了好久,張峰恭敬的把香插在香爐裡,然後跪在殿内蒲團上,虔誠的磕了三個響頭,起身後就要起身往山下跑,可就在他轉身的那一刹那,黴運再度臨身,隻聽咔嚓一聲響,一道閃電劈破了三清廟的屋頂,徑直劈在中央的道祖像上,張峰猛的回頭看去,卻見道祖像被一片雷光淋浴,周身電花四射,然後,一團白光自雷光中射出,直接撞入了他的右眼裡。

啊的一聲慘叫,張峰倒在地上,昏迷了過去。

“草,要不要這麼悲催啊……”這是他昏迷前,腦海中唯一閃過的一個念頭。

“小施主,你醒醒,醒醒,你怎麼睡在這啊……”

當張峰恢複意識的時候,耳邊傳來焦急的呼聲,他緩緩睜開雙眼,隻覺得右眼火辣辣的疼,看東西有些模糊,想到昨天的遭遇,他心裡一顫,眼睛不會被撞瞎了吧……

他連忙搖了搖有些沉重的腦袋,使勁眨了眨疼痛的右眼,然後閉上左眼,緊張的緩緩睜開,卻突然一愣,眼睛倒是沒瞎,可看到的景況卻有些不對勁。今日20190911推薦小說之《乾坤寶眼》在線全文閱讀

他右眼視線裡,隻見昨天給他香的那位老道正一臉焦急的望着他,可不一樣的是,他的周身閃着一圈圈黯淡的黃色光暈,就像是樹木的年輪一樣,有64圈之多。

他還以為自己看錯了,連忙用手揉了揉,眨了眨眼,再次看了過去,發現恢複了正常,心裡這才松了一口氣。然後,他又朝老道身後看了過去,卻發現昨天被雷劈的道祖像一點事都沒有,甚至連點金漆都沒掉,就好像他昨天看到的隻是一個幻像,做了一個夢,可随着他注意力集中,隻覺右眼忽然熱了一下,然後他就看到這尊金色的道祖像的周身突然泛起了一圈圈的光暈,密密麻麻一片,整整300多圈。

“咦!”他頓時瞪大了眼,仿佛見了鬼。

“小施主,你怎麼了?”那老道看他舉止反常,連忙問。

“沒事沒事,我昨天剛上完香,暴雨就落下來了,于是就在這裡休息了一晚上。這會兒剛剛睡醒,還沒醒神呢。網站http://cdda666072.cn/”張峰連忙回了一句,随着注意力松散,右眼的景象又恢複了正常,他不禁心想,不是昨天那團白光撞進我眼睛裡,然後讓我的眼睛發生了什麼異變吧?

“沒事就好,沒事就好。”

老道站起身子,看到三清廟的屋頂被雷劈出了一個大口子,搖頭苦笑:“說起來啊,這三清廟建的還真不是個地方,鶴鳴山内部因為含有鐵礦,經常有閃電劈下,連帶着這三清廟都沒少挨劈,好在這三座道祖金身的下面有導電裝置,要不然這300多年的道祖像早就被劈壞了……”

恩?

等等,這三尊道祖像有300多年了?

說者無心,聽者有意,張峰聽到老道的話,突然一愣,随即集中精力用右眼掃視三尊道祖像,道祖像周身的一圈圈光暈又一次出現,張峰數了數,發現有373圈金色光暈。

難道……這373圈光暈正好代表着這道祖像的建成時間?

于是他問:“大師,您守在這三清廟裡有多少年了?沒少見昨天的那種雷雨天氣吧。”

“我打小就在這三清廟長大,從6歲開始随師父清掃三清廟的衛生,修繕三清廟損壞的地方,算起來,我守候這三清廟已有58年了。”想起曾經的過往,老道的目光有些唏噓。

“這麼說……您老已經64歲了?喲,還真看不出來,就您這面相,我還以為您才50來歲呢……”

張峰笑道,但心髒卻砰砰的跳了起來,剛才他看着老道的時候,老道周身泛起的光暈正是64圈,我的個乖乖,我這眼睛還真異變了啊……不過……這算什麼?異能嗎?

“呵呵,哪有那麼年輕,都64了,快要入土了。”

老道笑着回了一句,想到昨天張峰錢包丢了,他連忙說:“你昨天不是說錢包讓人偷了嗎,你趕緊下山吧,在山腳的商業街裡就有一個派出所,你趕緊把情況和人家說一聲,再拖下去,那些警察也幫不了你。閱讀cdda666072.cn

“喔,謝大師提醒,我這就下山……”

辭别老道,張峰下了山,找到老道說的那個派出所,配合派出所的警察做了一下筆錄,便離開了鶴鳴山商業區,幸好那派出所的警察給了他十塊錢,要不然他連坐車回去的錢都沒有,唯一值得慶幸的是,他知道自己一向倒黴,身份證與銀行卡從來不裝在錢包裡,要不然他連哭的地方都沒處找去。

回到住處後,他拿着銀行卡便去了銀行,看着取款機裡顯示的餘額,張峰搖頭苦笑:“唉,卡裡隻有一千塊了,再找不到工作,連啃饅頭的錢都快要沒有了……”

“難道真的要向老爹低頭,灰溜溜的滾回去?”

他剛剛畢業兩個月,本來老爹是想他回鄉子承父業,幫忙管理家裡的那個五金廠,但他實在沒有興趣,非要在外面闖一闖,于是,爺倆就因為這個問題鬧翻了,氣的老爹連生活費都不給他,好在上大學的這幾年,他到是攢了點生活費,要不然連飯都吃不上。

可現在銀行卡裡隻剩下了一千塊,又還堅持幾天?

“唉……“

歎了口氣,張峰取出五百塊後,向住處走去。

第2章 撿漏了

張峰住的地方是個城中村,就是深居于城裡面的村子,由于與老爹鬧翻,沒有了經濟來源,他也隻能住在這種地方,畢竟便宜,一個月才300塊的房租,雖說環境很差,但對于沒有工作沒有收入的他來說,也是沒法子的事情。

時間已近中午,張峰在村子的飯館随意吃了碗面,便回到了出租屋,狠狠灌了幾口白開水,便躺到了床上。

這個屋子很小,隻有五六個平方,除了一張床,一個書桌,就沒有其他的東西了,甚至連廁所都沒有,比他在學校裡的住宿條件還要差。

望着布滿灰塵的白熾燈,黑乎乎的屋頂,他心中突然一陣悲哀,這日子過的還真他娘的苦逼,簡直不是人住的地方,打小衣來伸手飯來張口的他,還從來沒有過過這樣的苦日子,雖說平常倒黴了點。曆史網

難道真的要和老爹妥協,回家繼承父業,每天張羅着那個五金廠,然後再娶個農村的婆娘過一輩子?

張峰不禁猶豫,良久,他狠狠的握了握拳頭,狠狠的對自己說:“張峰,你絕不能回去!你必須要在城裡闖出一片天地!你必須要有所成就!然後站到老爹面前,義正言辭的告訴他:你兒子不是一般的出色!”

可現實的情況……

正所謂一分錢難倒英雄漢,卡裡隻剩1000塊了,不要說闖什麼天地,就算是簡單的生活也最多能支撐半個月的時間,哪怕現在找到工作了,可下半個月怎麼辦?啃地皮嗎?

“我需要錢,很需要錢!”

張峰很清楚自己現在的情況,他眉頭緊皺,使勁思索有什麼法子可以讓自己快速賺到錢,把眼前的難關渡過去。

兼職去?不行,兼職一天才能賺多少錢?除去房租頂多夠個生活費,更何況兼職崗位也不是每天都有。

工地搬磚去?

張峰看了看自己這雙從來沒有幹過農活的手,搖了搖頭,打死也幹不了那種工作,更何況,就憑自己這倒黴勁,在工地這種危險的地方萬一被什麼東西砸到怎麼辦?

想來想去,忽然,他拍了一下大腿,猛的從床上坐了起來。

“我怎麼把這事給忘了!”

“我這右眼的異能既然能看出一件物品的時間,那肯定也能通過這種辦法辨别一件古董的真僞,雖說我不知道一個東西的價值,但至少不會看錯!沒錯,這個應該可以。當初班上的李成就憑懂點古玩的皮毛知識,然後在大觀園花了五百塊買了個玉煙鬥,結果轉手就賣了五千塊。我有異能在手,難道還能不如他?“

張峰越想越高興,結果連午休都不午休了,出了住處,坐上公交車就直奔大觀園。

大觀園是華市最大的一個古董交易市場,共有兩個區域:散市區域與商鋪區域。散市區域就是那些沒有門面,隻租了個攤子賣些東西的貨場,與集市差不多。而商鋪區域則是一些比較有實力的商人,租了自己門面,看起來比較正規,裝修也上檔次,當然,貨品的價格也貴。

但不論是從散市還是從商鋪,要想買到不錯的東西,隻能憑借自己的眼力。眼力好,賺的金銀滿缽不在話下,但要是眼力不濟的話,老婆本賠進去都算是輕的。

全身上下隻剩下900多塊了,張峰容不得自己出錯,坐在公交車上的時不時的實踐自己右眼的異能。

“恩,這個小娃娃今年6歲了……”

“恩,這個小丫頭今年8歲了……”

“咦,這個小姑娘竟然才12歲?還以為都17、8歲了,發育的也太早了吧……”

“哇!這個女孩好漂亮,應該也就20來歲吧……日,看走眼了,竟然都三十多了,草,這保養的也忒好了……”

當公交車到了大觀園站的時候,張峰鑒别了不下30多人的年齡,還别說,随着他不斷的使用,異能熟悉多了,甚至不用數,隻憑光暈散發的大小範圍就基本上能估算出這些人的出生時間,讓他忐忑的心多少有了些放松。

“終于到了!”

看着大觀園的金字大招牌,張峰心中一陣澎湃,眨了眨右眼:“這回行不行,就看你的了!”

他大步朝大觀園散市走了過去,兜裡隻帶了493塊錢,他也買不起多貴重的東西,隻能在散市碰碰運氣。

“大兄弟,我和你說,我這玉觀音看是清朝的東西,你看看這玉的成色,這濕度,才800塊,你還想什麼呢,買回去保準讓你翻倍的賺……”

“什麼!我這可是正宗的宋朝青花瓷,你竟然才出50塊!有你這麼砍價的嗎!唉,你别走啊,再加二十塊行不行……”

“尼瑪,你家翡翠長得跟蘿蔔似的?老闆,你敢不敢說的再離譜一點兒……”

雖說是中午,但散市裡的人仍然很多,有的是來買東西當裝飾品的,有的是與張峰一樣,純粹是想來撿漏的,各處都是介紹貨品的聲音,還有讨價還價的聲音,天南海北的各種口音,噓噓嚷嚷,好不熱鬧。

張峰順着這些聲音看去,發動異能将貨品掃了一遍,嘴角直抽抽,這些老闆簡直太操蛋了,都是這兩年才做出來的東西,竟然敢說是清朝乃至宋朝的老物件,也太離譜了。

不過還真有人相信,他親眼看到一個派頭十足的中年男子,花了5萬塊買了一件做出來不超過5年的仿青花瓷瓷瓶,美滋滋的走了,還以為自己撞了大運,樂的嘴角都扯到了耳根旁,一幅撿了大便宜的模樣。

“難怪李成說,想要吃這行的飯,必須要有眼力。胸裡要是沒點東西,也隻能被人坑,幸好我有異能,不然與這些人一樣,說不定别人把自己推坑裡去了,自己還幫着别人數錢呢……”

張峰心中感慨,看似漫無目的的走在人群裡,但其實右眼的異能不斷在各個貨攤上掃過。

突然,他走向了一個貨攤,這個貨攤上擺着各種零碎物品,老闆是一個嘴角長着一顆黑痣的中年男子,幹瘦幹瘦,看起來很精明。

“小兄弟想買點什麼?你隻管挑,我這攤子上的東西都是生坑裡的東西,絕對都是真品,買不了吃虧,買不了上當,保證你轉手就能賺幾倍的錢……”

張峰曾聽李成說過,生坑是古玩界的行話,是指新出土的東西,他應了一聲,雙手漫無目的的在每一樣物品上扒拉過,而目光卻落在了一塊硯台上。

這個硯台十公分高,十五公分寬,也不知道是什麼材料做成的,通體漆黑,油膩膩的,看起來很髒。不過,在他右眼異能的作用下,這塊硯台卻呈現出了裡外兩種光暈。外圍的光暈是黑色,共有40多圈,顯然,已有40年的曆史,而在這黑色的光暈裡,還有一團密密麻麻的黃色光暈,略一估計,竟然有600多圈,按照時間來算,竟然是元朝的産物。

為什麼一個物品會有兩種光暈?

這還是張峰頭一次碰到這樣的現象,他心說:難道這個硯台一共有兩層?外面的一層做出來的時間短,裡面的東西做出來的時間長?難道這外面的一層是掩飾用的?

如果真的是這樣的話,這裡面的東西恐怕不簡單,要不然也不用僞裝!

他将硯台拿起,掂了掂,發現還挺沉的,然後用手指甲略在硯台上輕輕劃了一下,發現硯台外面的一層,不怎麼硬,很輕易的便留下了一道淺淺的痕迹,有些像是瀝青,又好像是橡膠化合物。

他想了想,問道:“老闆,這個硯台怎麼賣的?”

看到他的掂硯台這個動作,又見張峰穿的不錯,那老闆心裡立時樂了,心說連鑒定的基本手段都不懂,原來是個門外漢啊,嘿,這種人最好騙了,看來我今天要宰個肥羊了……

他立時眉開眼笑的說:“小哥想要這塊硯台啊,呵呵,不瞞您說,這個硯台是我從鄉下收上來的,聽那家的主人說,這塊硯台是他家祖上傳下來的,有年頭了,絕對是個老物件,您要是買回去絕對保值……”

“可不,瀝青做的東西确實能保值,反正是不值錢的玩意,哪怕放一輩子都漲不了值。不過……老闆,你說我要是拿一塊瀝青做的硯台當傳家寶,别人會不會罵我傻子啊?”

張峰的老爸就是做生意的,沒吃過豬肉總見過豬跑,他知道這老闆是想宰他,于是還不待那老闆說完,他立時笑道:”老闆,我實話和你說吧,我最近正練習毛筆字呢,看到這塊兒硯台也就随意問問,如果價錢合适我就拿了,如果貴了那就算了,我再去其他地方轉轉。你也别忽悠我,說個實價吧,瀝青做的,不值錢……“

“胡扯!誰說這個硯台是瀝青做的?”那老闆睜大了眼。

“不是瀝青做的是什麼做的?”

張峰直接把硯台塞到了老闆手裡:“你說這硯台到底是什麼做的?”

“這、這、這……”

那老闆确實沒說謊,這塊硯台确實是他從鄉下手上來的,不過他也确實一直沒看出來這塊硯台是用什麼東西做的,吞吞吐吐半天,最後惱聲道:”反正不是瀝青做的,要是瀝青做的絕對沒有這麼硬。”

“我看着到是有些像瀝青……不過無所謂,我也就是缺塊硯台用來練字,管他什麼材料的,隻要能用就成。老闆,你說個價吧,實心的,你可别把我當肥羊宰。”

張峰指着那硯台說道:“你這塊硯台放在這兒估計已經很長時間了,并且一直都沒人看,你看這硯台上的灰,都能和成泥了。你放着也是放着,倒不如賣給我,省的虧在你手裡。”

還别說,張峰說的八九不離十,這塊硯台自從這老闆收上來後,确實一直沒賣出去,因為賣相太差,甚至都沒人看。眼見好不容易買,那老闆自然不願意放過,但張峰都這麼說了,那老闆想說個高價的可能性也沒有了。

那老闆一番深思熟慮後,很凝重的說道:“這……好吧,這塊硯台是我當初用了300塊收上來的,也确實放了很長時間了,既然你有心要,那就給我個成本價吧,300塊,你拿走!”

第3章 硯中洗

“多多多……多少?300塊?!你怎麼不搶去!”

張峰頓時吓了一跳,他身上隻剩九百塊了,雖說這個硯台不像表面上看着那麼簡單,但不是所有的古物件都值錢,要是裡面的東西不值錢呢?那豈不是虧了?

他轉頭就走,笑話,萬一虧了,那可就真要餓肚子了。300塊,以他現在的情況,真心不敢賭。

那老闆立時在後面喊:“哎,小兄弟,别走啊,咱在商量商量!”

“50塊,賣就賣,不賣就算!”張峰停下,向那老闆伸出一個巴掌。

“哪有你這麼砍價的……哎,别走啊,一百塊行不行……哎,别走别走,50塊就50塊,50塊賣給你了……”

聽到那老闆答應,張峰這才轉身走了回來,從内衣口袋裡掏出一張50的票子,遞給那老闆,沒好氣的說:“要不是我這陣子剛好練毛筆字,恰巧缺個硯台,我都懶的問你價錢。”

“嘿嘿,這不就是個緣分嗎……”

老闆生怕張峰會反悔一樣,立馬接過錢,三下五除二便把硯台包裝好了,然後開了一張工藝品的發票,遞給了張峰,笑道:“小兄弟,你還需要啥,咱也算熟人了,我算你便宜點。”

“我今天就是過來就是轉着玩的,本來沒想買東西,恰巧想起缺塊硯台,這才買下來。改天吧。”

張峰打了個哈哈,轉身就走,其實,他剛才用異能看過了,這個老闆攤子上的東西,除了這塊硯台有些特殊外,其他的就沒有個好東西,全都是仿品,買回去絕對是捉死。

“那行,改天再來啊……”那老闆在後面喊。

等張峰離開很遠了,旁邊一貨攤的老闆頓時笑道:“李三,你今天運氣不錯啊,這個硯台你都放了好幾個月了,沒想到今天給賣了出去。賺了?虧了?”

“賺了,當初我是花了20塊收上來的。”

李三笑道:“我還以為這個硯台會砸到我手裡呢,幸好有這麼一傻種看中了。”

“可不,還真是傻種一個。就那塊破硯台,要樣子沒樣子,要成色沒成色,沒一點收藏價值,放在這年頭其實根本賣不出去,别說50塊,就算是五塊錢都沒人買。那小子也不知道是不是被鬼蒙了眼,竟然還看中了……還真稀了個奇了。對了,你當初想啥呢,怎麼收了這麼個東西?”

“呃……我忘了,已經是很長時間的事了。估計當時我也被鬼蒙眼了吧,幸好,還有比我更不長眼的,嘿嘿……”

張峰買了硯台之後,沒有繼續在散市轉,而是直接來到了商鋪區,向着四周看了看,直接找了不遠處的一家最大的,名叫問寶齋的商鋪走了過去。

“您好!”

眼見有人走了進來,問寶齋前台的接待人員立時迎了過來,是一個二十多歲的女孩,頗有姿色。看到張峰手裡拿着個盒子,問道:“先生,您是要出售東西?”

張峰點了點頭。

“請跟我來。”

女孩對于這種情況好像已經司空見慣了,領着張峰來到店鋪最裡面,那裡有着兩組沙發,一個茶幾,此時在沙發上坐着一個五十多歲的老者,正默默的喝着茶,看着不知什麼書。

“陳老,有人出售東西。”

女接待向那老者說了一聲,然後又向張峰笑道:“這位是我們店的掌眼大師傅,你要賣什麼東西給他看看就行了。”

“呵呵,小夥子,你要賣什麼東西,拿過來我看看,我們問寶齋在華市很有名,價格公道,童叟無欺,隻要你的東西不錯,保證能給你一個合适的價錢。”陳老聽到女接待的聲音後,将手中的書籍放下,也向張峰笑了笑,然後示意張峰坐到他的對面。

“麻煩了。”

張峰走到陳老面前,将裝着硯台的盒子放到了茶幾上,推到了陳老的面前,然後他開始打量這個店鋪,發現這個商鋪分上下兩層,裝修極為豪華,牆壁兩側都各有一個玻璃架子,架子上陳列着各種古玩。

此時,店裡隻有一個客人,是一個20來歲的女孩,靜靜的打量着陳設在玻璃架子上的貨品。這個女孩很漂亮,鵝蛋臉,柳眉杏目,不施粉黛而如朝霞映雪,身上穿着一件藍底紫花的連衣裙,映的她就好像是花叢中的花仙子,極為美麗動人。

“好漂亮的女孩!更難得的是這個女孩的身上還有着一股尋常女孩沒有的貴氣,太有魅力了!”

張峰心髒沒出息的蹦了兩下,正想着用異能觀察這個女孩多大的時候,耳邊突然傳來聲音。

“小夥子,你這個東西我們不收。”

“不收?”

張峰頓時楞了一下,他轉過頭,卻見陳老正笑眯眯的望着自己,雙手把裝有硯台的盒子緩緩向自己推了過來。

“為什麼不收?”他問。

陳老笑道:“呵呵,我眼力有限,看不出這塊硯台的價值,你可以去其他店再看看。”

張峰頓時醒悟,他曾聽李成說過,在古玩這一行,如果是在店裡,那些掌眼大師屋在看到一些赝品後,不會當面說出是赝品來,會給客人一個台階下。這是古玩一行的規矩。既然陳老都這麼說了,那這塊硯台肯定是沒看上。至于原因,連想都不用想,自然是因為這塊硯台的外面一層的物質很廉價,甚至都稱不上古玩。

張峰高深莫測的笑了笑,問道:“陳老,您這店裡有剃刀之類的東西嗎?”

聽他這麼一說,陳老立時看了一眼被他推到張峰面前的盒子,若有所思,然後又看到張峰的穿着雖說算不上名貴,但也不是貧苦家的孩子能穿的起的,頓時笑了:“小夥子,這硯台你是從家裡拿出來的吧。”

張峰沒有否認,也沒有承認,微笑不言。

見狀,陳老笑着去了二樓,不多時,手裡拿着一套工具又走了下來,重新将硯台從盒子裡拿出,然後用一個看起來像是剃刀一樣的工具,輕輕的在硯台上進行刮磨摳挖,不多時,硯台外表一層的黑色物品被刮下去一塊,露出了裡面的黃色一層。

“咦?這是……”

剛才在打量玻璃架上古玩的漂亮女孩不知什麼時候走了過來,看到硯台裡面漏出來的東西,立時驚訝的張開了誘人小嘴。

“看樣子……好像是田黃石做的東西……”女孩有些不能确定的說道。

說者無心,聽者有意,張峰心裡頓時咯噔一跳,他當初聽李成說過田黃石,說這種石頭是壽山石品種中的珍品,因為這種石頭産自福建壽山,具有福壽田黃的寓意,又因為具備細、潔、潤、膩、溫、凝印石之六德,故稱“帝石”,并成為清朝祭天專用的國石。

據史記載,清時福建巡撫用一整塊上等田黃雕刻了“三鍊章”,乾隆皇帝奉為至寶,清室代代相傳;鹹豐帝臨終時,賜予慈禧一方田黃禦玺;末代皇朝解體,溥儀不要所有珍寶,隻将那枚“三連章”縫在棉衣裡。至于民間相傳,田黃石是女禍補天時遺留在人間的寶石,又說是鳳凰鳥蛋所變,還傳田黃石可驅災避邪,藏田黃者能益壽延年等……

總之,這種石頭很珍貴,比黃金都要貴,古時就有“一兩田黃三兩金”的說法,可想而知,這種石頭的貴重之處。至于上乘的田黃石……那更是無價之寶,有錢都沒出買去!

“如果這硯台裡面的東西真的是田黃石做的東西……他奶奶的,哪怕是下品田黃石做的東西,我也是撿了個大漏啊……”

張峰覺得自己的嗓子有些口幹,連身體都好似變得僵硬了起來,喝水也不是,不喝水也不是,連連咽了好幾口口水,心中顫抖着說:難道這三清道祖沒白拜,我真的轉運了?

硯台外表的那層黑色物品終于被刮了下去,露出了物品的真容,是一尊呈暗黃色的筆洗,高5公分,寬10公分,質地十分細膩、表面溫潤光潔,有些微透明,看起來通靈剔透,更引人的是,石質肌裡紋路隐約如絲,宛如蘿線。

“竟然是田黃石做的筆洗……”

那女孩整個人都顫抖了起來,瞪大了雙眼,看着陳老手中的筆洗,小拳頭攥得緊緊的,滿臉的通紅,就好像這個筆洗是她的一樣,嘴裡喃喃的說着,聲音都在發顫。

陳老也是滿臉激動的看着,連眼都不眨,眼珠子都快紅了,可突然,他歎了一口氣:“可惜啊……”

那女孩楞了一下:“陳老,可惜什麼?”

陳老歎道:”這塊田黃洗的雕工很好,很精美,你看這個小和尚雕的,多傳神,就好像活過來一樣。絕對是一個雕刻大師的作品。根據其雕工紋理可以判斷,應該是明代的産物。可惜這塊印台下面的印章模糊不清了,不是上乘田黃,如果是上乘田黃,這個筆洗可就真是無價之寶了。”

那女孩噗嗤一笑:“您老就知足吧,用田黃石做的筆洗已經很奢侈了,世間少有,上品田黃石做的筆洗哪那麼容易見到的。現在田黃石都已經被開采的差不多了,要想見到上乘田黃石這種東西,估計也隻能去那些古墓裡尋了。”

“也是。”

陳老笑着搖搖頭,然後望向張峰:“小兄弟,你這田黃洗打算賣多少?放心,隻要你說出……”

可還不等他說完,那女孩立時插嘴道:“陳老,這個田黃洗就讓給我吧,我爺爺一直想要收藏一塊田黃洗,可一直沒有尋到。這回好不容易出現這麼一塊,我怎麼着也得給他弄回去吧。陳老,你和我爺爺感情這麼好,總不能讓他失望吧……”

女孩向陳老眨了眨眼睛,然後還不等陳老答應,又立馬笑眯眯的對張峰說:“這塊田黃洗我給你80萬怎麼樣?賣不賣?”

“80萬?!”

張峰感覺自己就好像被雷劈了,整個頭皮都麻了……

乾坤寶眼》完整版内容已被公衆号【小樹閱讀】收錄,打開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衆号 → 搜索(小樹閱讀)或者(xiaoshuyuedu),關注後回複 【乾坤寶眼】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繼續閱讀後續章節。

掃碼直接關注微信公衆号


文章來源網絡,版權歸屬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傳閱太多無從查證。本站為公益性非盈利網站,在本網轉載其他媒體稿件是為傳播更多的信息,此類稿件不代表本網觀點。如果本網轉載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權、名益權等問題,請盡快與我們聯系,我們将第一時間處理!
  • 歲月不知情深淺12章

    原标題:歲月不知情深淺12章小說名字:歲月不知情深淺第十一章相親之路這幾天以來,向陽在吳小鳳的安排下一連見了好幾個人,一個比一個更糟心。若是等到吳小鳳耐心全無,逼她結婚,她該怎麼辦呢?黎筱問:“怎麼樣,電影不錯吧?”“嗯,挺好看的。”向陽根本沒看進去。“我也覺得好看,主要是那個男主角太帥了,要是易燃有他一半帥就好了。”黎筱仍沉浸其中。“時間還早,我們進去坐坐吧,吃點兒東西。”黎筱拉着向陽走進一間甜品店,“對了,你這幾天相親怎麼樣?有沒有遇到合适的?”“沒有。”要是遇到合适的,她現在也用不着發愁了

  • 歲月不知情深淺 大結局 最新章節 全文免費閱讀

    原标題:歲月不知情深淺大結局最新章節全文免費閱讀小說名稱:歲月不知情深淺目錄預覽:後記第一章藍花楹盛開的季節第二章偶遇第三章大齡剩女後記剛開始寫這個故事的時候,心情很不好,那時剛剛畢業實習,每天回家以後都感覺自己死了一遍,然後第二天一早起床,又活過來,笑對一切。那時候最讨厭的事情就是,明明心裡想哭,臉上還要露出笑容。和朋友抱怨久了,也不再抱怨什麼,把所有負面情緒全都積壓在心裡,就想寫點兒什麼吧,随便什麼都行,于是就想到了這個故事。故事的開頭是藍花楹盛開的季節,藍花楹的花語是在絕望中等待愛情,而故

  • 重生絕品修仙15章(第八章 證據)

    原标題:重生絕品修仙15章(第八章證據)小說書名:重生絕品修仙第八章證據“我已經通知人事部經理,把你的名字從職員名單中劃掉了。”林無月說道。“你他嗎找死!”王志奇愣了愣,随後怒道。他王家雖然比不上淩家,可也不是林無月這樣的廢物能夠随便欺壓的。“林副總未免有些太過嚣張了,你能開除我兒子,我也能開除你!”王偉說道。王志奇冷笑着望向林無月,他想看看對方臉上後悔的表情。雖然不明白為什麼這小比崽子要針對自己,不過現在他應該感到後悔了!“你現在跪着求我的話,我或許能夠考慮放你一馬。”王志奇笑道,“否則以後你

  • 小說做你心上朱砂痣在線閱讀

    原标題:小說做你心上朱砂痣在線閱讀小說名:做你心上朱砂痣目錄預覽:第4章神秘男人第5章神秘男人第6章第六章劫持第4章神秘男人嚴之恒聽到我這句話,背影凜了一下,随機加快了腳步。我煩躁地吐了口氣,認命地下去追他,同時也是不想給他和陳露荷獨處的時間。婚姻就是戰場,沒有男人會無緣無故地一輩子忠誠,我必須要做一個聰明的女人,讓嚴之恒成為離不開我的那一方。而不是像現在這樣,把他推開。走到電梯門口,我疲憊地轉了轉脖子,心裡像是有一百隻爪子在撓一樣,又癢又痛,但是卻搔不到痛處。身後一陣皮鞋聲響起,我也沒有在意。

  • 繼承者 全文免費閱讀

    原标題:繼承者全文免費閱讀小說名:繼承者目錄預覽:第一章前世今生第一章前世今生第一章前世今生當陸昊一身鮮血從地上爬起來的時候,他渾身上下都是血,簡直就是一個血人。不僅如此,他的腦袋還無比昏沉。“怎麼回事?我不是在渡天劫嗎?”陸昊放眼向四周望去,這哪裡是浩瀚的星空深處,這分明就是他人生前三十年生活的地球。“不對,我不是死了嗎,還有那蘇秀奇呢?他不是趁我渡天劫的時候向我出手了嗎?”“呃,頭好疼……”或許是因為一下子想了太多的事情,陸昊的腦袋一下從昏沉變成了刺痛,那種刺痛就像有人拿着數十根針同時紮他的

  • 小說一夜情深在線閱讀

    原标題:小說一夜情深在線閱讀小說名稱:一夜情深目錄預覽:第4章沒有風度的混蛋第5章被跟蹤了第6章怎麼是你第4章沒有風度的混蛋夏謹瑜的舉動實在是突兀。紀湛北盯着她放在自己手臂上的纖細指尖,伸出手正要将她的手給揮開,夏謹瑜卻抱得更緊了、開玩笑,她腳扭到了現在痛死了。要是讓他這樣把自己一甩,她的腳非三次受傷不可。“喂,弄傷我的是你,害我不能走路的也是你,就算你不對我負責,不送我去醫院,你也是有責任的。”夏謹瑜振振有辭:“你要是想我放了你,也成。你接受我的采訪,告訴我剛才在樓上是怎麼回事,我就不要你送我

  • 熱門小說《清風不知我愛你》第3章免費在線閱讀

    原标題:熱門小說《清風不知我愛你》第3章免費在線閱讀小說:清風不知我愛你《清風不知我愛你》齊刷刷的視線,在銀白色轎車上凝聚。注視着後車座上的女子,衆人屏息凝神,這其中,也包括了舒媛。厲沉溪敏銳的目光撇着車裡女人側顔的輪廓,頓時,遠山般的濃眉,折痕明顯,心底的煩怒也像狂風暴雨,掀起了巨大的怒潮。舒媛注視着車内的女子,唇邊微微的衍出皎潔的愉悅,她可算是來了!如果不來,怎麼欣賞好戲呢?但心裡如此想,而表面上卻佯裝出凄楚的樣子,嬌滴滴的挽着厲沉溪的手臂,有些撒嬌般的嬌嗲,“沉溪哥,她怎麼也來了?”厲沉溪

  • 窮小子的逆襲人生2章

    原标題:窮小子的逆襲人生2章小說名字:窮小子的逆襲人生第1章被迫繼承萬億家産普仁醫院住院部。“陸封,你這種沒錢的廢物,也配得上雲紫瑤?”一個穿着硬質白色短西裝的男子,從口袋裡面抽出一疊百元鈔票,足足有一指頭厚,猛的甩在陸封臉上。這一幕,引得周圍不少患者側目。白色西裝男子叫宋建,家裡開制藥廠的,和醫院專門分管藥品的副院長有着說不清的關系,混吃等死,一直追求陸封的老婆雲紫瑤。“撿起來!”宋建輕蔑的擡了擡下巴。陸封羞憤的悶聲彎下身子,一張一張的撿起飛了滿地的紅色鈔票。“呵呵,真聽話!要不,我讓我爸給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