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頁 > 熱點 > 正文

《嬌妻撩人:腹黑總裁輕點愛》全文免費在線閱讀TXT

2019/9/11 9:14:43 來源:網絡 [ ]
小說名稱:嬌妻撩人:腹黑總裁輕點愛
第001章 遊戲

皇城——

混雜的空氣中彌漫着煙酒的味道,讓人一眼望去就可以想象得到裡面的糜爛,音樂開的震耳欲聾,挑高的上廳閃爍着令人眼花缭亂的舞燈。版權cdda666072.cn

角落裡,煙霧缭繞,秦淺半依着沙發,笑得無神,垂肩的長發掩了她半張臉,透着别樣的蠱惑。

她冷冷的揚着眸子坐在角落裡,看着眼前的這一片活色生香。

燈光閃的秦淺久睜的眼睛有些刺痛,她微微皺了皺眉,端起身前的酒杯輕抿了口。

一陣涼意滑落唇間,秦淺沒由來的顫抖了一下,随即雙眼四處轉了轉,緊緊的蹙起。

一側的角落裡,坐在那象征着至高無上的專屬位置上的男人,此刻正微舉着酒杯對着秦淺的方向,勾唇冷冽的笑了笑,對着秦淺的背影,冷笑着做了個開槍的手勢,然後危險的笑了起來。

那個位置設置的很隐秘,能讓他很好的看清大廳裡發生的一切,卻不允許外面大廳的人看見裡面。

男人是柯以默,T市人人皆知的人物,表面上是身價千億的小開,背地裡,卻是通吃黑白兩道的狠絕人物,而他,正是這“皇城”神秘的幕後老闆!

一雙好看的梅花眼輕輕挑起,昭示着他對角落裡的那個女人的興趣,修長的指尖有意無意的敲打着沙發的表皮,勾唇,冷笑。《嬌妻撩人:腹黑總裁輕點愛》全文免費在線閱讀TXT

那薄涼的唇瓣微張,對着秦淺的身影,輕聲說道:歡迎加入遊戲,我的小獵物!

秦淺很快就喝的有些醉了,胃裡一陣陣的翻騰,強撐起身子朝着衛生間裡走去。

“嘩……”

水龍頭開的最大,冰冷的水“嘩嘩”的流着,秦淺捧着水,拼命的往自己臉上拍打,擡起頭來,鏡子上也滿是水珠,臉上的水珠順着臉頰滴落下來。

她雙眼迷離,整張臉都通紅通紅的,一隻手撫在自己的小腹上,胃裡還是難受,像是五髒六腑都絞在了一起。

這時,洗手間走進來兩個女人,妝化的又濃又妖豔,低胸的禮服穿的不能再低。

“今晚,柯少一定是我的,我一定會把他伺候的舒舒服服的。”

“得了吧,柯少能看得上你這樣的嗎?”

“要是能陪他一夜,少說也得賺個幾百萬,哈哈,不過要是能陪像柯少這樣的男人,就是不給錢我也幹!”

“聽說他還是一夜七次郎啊?哈哈……”

“哈哈……”

秦淺有一句沒一句的聽着眼前兩個女人的調笑,重重的甩了甩自己昏沉的腦袋,扶着牆走出洗手間,眼前有些花,無數的人影重疊在一起,她走的便更加的小心。

卻突然眼前一花,身子被人結結實實的撞上,打了個踉跄跌倒這地上。來自cdda666072.cn

“喂,你這人怎麼搞得?!”

坐在原地的秦淺背後忽的一涼,被她下意識的忽略了來,拍了拍身子重新站了起來,身子一轉後,眼前猛地有個人影放大了來,秦淺晃了晃了腦袋,笑道:“對……對不起啊……”

男人的唇角微勾:“沒關系,秦小姐下一次出門可要記得看清路啊。”那張臉赫然就是剛剛角落裡的柯以默。

“呵呵……”秦淺隻是笑笑,眼神迷離的點了點頭,完全沒有注意到他言語之中稱呼她為“秦小姐”。

回到座位後,秦淺又喝了幾杯酒,呆看着眼前的一切,正當她覺得無聊至極的時候,不遠處的舞台上傳來PUB主持人的聲音——

“歡迎各位參加今晚的‘淑女’身價拍賣秀!下面,我們的活動正式開始!”

第002章 拍賣秀

巨大的躁動聲震驚了秦淺的耳膜,讓秦淺不高興的眨了眨雙眼,微微揚起的腦袋,清晰可見那張臉的絕美,不僅絕美而且清傲。

“酒保!”秦淺眨巴了幾下水眸,有了醉意,随手拉過一個穿着工作服端着酒盤的男人,白皙纖長的雙指直直的指着台上沸騰的方向,問道:“他們在幹嘛?”

酒保驚了一下,然後才慢慢的開口:“那可是我們pub的特色活動,叫‘淑女身價拍賣秀’!”說着,酒保豎起大拇指贊歎起來!

“拍賣秀?”秦淺舉着酒杯輕晃,顫顫悠悠的站起了身子,低垂着雙眸望着杯中的液體,重複了一句。

冷眸掃過四周,在場的都是美豔嬌媚的女子,她們扭動着身姿,奮進全力想将自身最誘人的一面綻現出來。

幾眼之後,秦淺忽而牽唇笑了起來,帶着幾分迷離的醉意:“說白了還不就是賣身秀?”

“額…這…”酒保的臉色一白,在瞥見秦淺那絕世之姿的時候還是微微怔了怔,原本想不悅吐出的話也被咽了下去。網站cdda666072.cn

随着現場氣氛的高漲,人群開始躁動。

男人們幾乎都擁到了台下,眼神直勾勾的望着台上的女人,透着詭異的笑意拉過台上的素手,如野獸看到獵物一般。

身價拍賣秀開始了,一個個美女如走馬觀燈般,得到最高出價後,便屬于這個出價的男子。

秦淺低聲魅笑了一聲,輕輕地将酒保從身邊推了開來,自顧自的喝起了悶酒。

一杯一杯的烈酒猛灌下去,嗆的她雙眼微微泛紅。

晶瑩透亮的酒杯盛着紅色的液體,折射出猩紅的光芒。

秦淺忽然再次感到背後一涼,瑟瑟打了個冷顫,這一刻,她似乎能夠感覺到一道冰冷的目光在注視着自己,在哪?

秦淺四下尋了尋,卻什麼也沒發現。網站http://cdda666072.cn/

秦淺蹙了蹙眉,在停滞了幾秒之後,猛地将手中剛剛盛滿的酒一飲而盡!

雙掌晃悠悠的撐在桌面上,腦海中回蕩着那個男人的話――

“她出去賣的時候,怎麼沒想過是丢我的人!”

“我早就和你們娘倆沒有關系了,她是死是活都與我無關!我一個子兒都不會給你的,找我要錢?真是笑話!”

秦淺猛地攥緊了手中的杯子,指關節被她握的一下白一下紅的,“嘎吱嘎吱…”的響。

“咣——”

秦淺将手中的酒杯狠狠往吧台上一放,緊接着,踉踉跄跄地朝台上走去——

她勾唇醉笑,一步一步向前邁着,不就是拍賣秀麼?

正當她晃晃悠悠的朝前走着的時候,“砰!”一聲,眼前的路好像被什麼堅硬的東西給擋住了,秦淺眨巴了幾下眼睛,眼前的東西黑溜溜的,好像還暖暖熱熱的,秦淺忽的将臉在上面噌了噌,忽而揚起迷離的雙眸,此刻柯以默正黑着一張臉颦着她。

還沒反應過來的秦淺呆呆的望着他,直到那雙冰冷的眸子轉了轉,她才驚覺着将身子往後倒退了一大步:“呵呵……對……對不起啊……”

柯以默緊随其後,立刻将身子跟了上去,壓低身子,溫熱的呼吸撩弄着秦淺的脖子,勾了勾唇道:“女人,剛剛我不是都教過你要小心一些的嗎?”

“啊?”秦淺張了張那張紅潤的小唇,一時之間沒有反應過來柯以默話裡的意思。

等她回過神來的時候,柯以默卻早已消失在了她的視線之中。

秦淺怔怔的望着柯以默的背影,一秒之後,身子晃晃悠悠的繼續朝着台上走去。

一把将主持人手中的話筒搶了過來,人群中傳來一股倒吸的冷氣,男人們色迷迷的眸子立刻被這突如其來的絕世美人兒給吸了過去。

各個的眸子都瞪得老大,透着赤裸/裸侵略的眼神想把秦淺狠狠看穿――

尖叫聲此起彼伏,将現場的氣氛推上了從未有過的高潮。曆史網

秦淺強忍着渾身的醉意,勾唇迷離的笑了笑,指指自己,開口道:“我……我要拍賣我自己!”

第003章 拍賣結束

話音剛落,又輕輕的牽唇魅笑起來。

氣氛猛地被炸響,伴着尖叫聲,台下的男人瘋了一般的你推我攘朝着台上擠!

“美人兒,我買你!跟我走吧!”其中一個六十多歲的男人第一個開口叫價,擠滿橫肉的臉上擠眉弄眼的,雙手緊握住秦淺的雙手,來回撫摸着。

秦淺強壓着内心的厭惡,疏離的淡淡一笑,将手巧妙的從他手中縮了出來,纖長的中指輕輕挑起男人的下巴:“那要看你,有沒有這個資格了……”

然後冷笑着微微退了幾步,婀娜身姿轉身走到了最高的高台之上:“我秦淺的男人,一定要是人上人!”

頓了頓,她冷眸掃過台下:“沒錢的,最好離我遠點!”

氣氛一刹那的凝洷,男人們伸出的手都僵硬在空中!

半晌之後——

“我出一百萬!”

“兩百萬!”

“一千五百萬!”

台下的叫價越來越高,遠遠打破了“拍賣秀”史上的最高記錄!

秦淺冷眸打量着台下閃着色情光芒的男人,雙眉緊蹙着,酒意頓時退了大半,她竟然真的把自己給賣了?

接着苦澀一笑,雙眼被燈光閃的刺痛,那些男人在她看來,都隻有一個樣子,都是色迷迷的!

雙手在身下驟然攥緊,難道,這就是她秦淺最後的歸宿嗎?

與此同時,她的一舉一動皆落入了角落男人的眸中,他冷冷一笑,帶着挑逗獵物的目光,突然起身——

“一億!”男人深沉性感的話語傳來,帶着與生俱來的狂傲!

話音剛落,秦淺回過神來,低垂着的幽暗水眸瞬時亮了亮,衆人應聲回過頭去――

柯以默?

那個與未婚妻恩愛纏綿,即将舉行婚禮的小開!?

秦淺順着聲音,睜大了眼睛才看清了黑色沙發中的男人――

男人有着深邃俊美的輪廓,眼眸狹長有光,薄唇微抿,這是一個隻要一眼便能讓人驚豔的男人!

秦淺的心沒由來的猛地一震,是他?

暗夜裡,她雖然看不清他的眼神,卻莫名的被那道冷冽的光芒望的打了個踉跄。

柯以默挺拔的身子向着秦淺的方向走去。

四周的人凝視着他的步子,自動散開一條空路,帶着微微的懼意,呼吸緊繃。

“女人,你是我的了!”話音傳來,透過重重的人群,給她判刑。

柯以默站在那五顔六色的光芒裡,嘴角噙着笑,臉上的線條溫潤如風,竟在一刹那間,像級了她心裡住着的少年。

秦淺一瞬間陷在那深淵裡,涼薄如她,也不禁看入了迷……

她此時正站在最高的頂台上,隔着地面十米之高。

秦淺皺了皺眉頭,眸眼與柯以默目光交彙,卻各有所思。

身上一涼,竟感到一股從未有過的壓迫感。

秦淺望了望柯以默,他楊着笑意,笑得偏偏公子無害樣,目光好溫柔……

秦淺沉了沉眸子,柯以默的話裡帶着一絲不可拒絕的魔力,像是受了蠱惑般,她閉眸輕輕的舒了口氣。

舒爾柔柔的笑了起來,眼帶流光,面色桃紅,帶着醉意癡癡的道:“接住我,我就是你的!”

話音剛落,秦淺輕輕的閉上了眼眸,将高跟鞋提在手中,赤裸着雙足,伸開雙手從高處跳了下來,飄飛的衣擺飛舞着,在五光十色的燈光中,恍若天神。

這一動作讓柯以默微微粗了蹙眉,他擁有各色的女人,卻唯獨沒有眼前這個女人這樣的――

十米的高台,她看着他,沒有一絲的猶豫,眸帶流光,如神女般向他飛來。

第004章 就是為了來大馬路上吹風?

柯以默有力的臂膀穩穩的接住。

秦淺嬌小的身子像無尾熊般趴在他的懷裡,她好軟,而他寬厚的胸膛就像一堵牆。

厚實而安全。

柯以默性感的鼻尖挨着秦淺的發絲,她淡淡的體香飄來,惹的他渾身躁動!

柯以默的眼神裡閃過别樣的光芒,嘴角勾起一抹性感的弧度,打量着懷裡的小女人,眉眼裡透着旁人看不明白的深意。

秦淺移了移步子,将身子從柯以默的身上微微拉開了距離來,忽而輕輕的一笑,媚眼如絲,伸出素白的手指,将他的下巴挑起了來,仰着頭問他:“公子,賣身嗎?”

柯以默眼眸深邃,飄過一抹震驚卻被他很快的掩飾了下去,雙手抓住她挑起他下巴的手,輕輕一勾,輕而易舉的将她抱在懷裡,涼涼的唇輕掃着她的耳垂道:“你是我的了!”

聞言秦淺微微一愣,他颦着眉望向她,她的眸光裡透着一道心傷,薄涼如她,竟然也曾眸中帶傷?

柯以默緊抿着薄唇,眉眼裡暗含着未知的心疼,雙手環過秦淺的腰際,闊步拉着她,在衆人的一片唏噓中離開了皇城。

夜,很漫長,冷風吹得秦淺有些涼意,身子瑟瑟發顫,街上零零碎碎的路燈飄下來,顯得有些寂寥。

從PUB出來後,柯以默便沒有再說過一句話,他不說,秦淺也不敢再說。

漆黑漫長的路上,靜的可怕,似乎都可以聽見頭頂上傳來的柯以默沉穩的呼吸聲,一下一下,将她的心越糾越緊!

他這是要帶她去哪裡?

秦淺放在身下的手不由得輕輕的攥緊了來,冷風一吹,她人也清醒了不少,這一刻,她竟然開始後悔了剛剛在PUB的那麼癫狂的行為!

身子被柯以默壓在自己的懷裡,她微微擡了擡眸子,剛好看到他的下颚,她從沒想過有一天竟會和一個陌生男人靠的這麼進。

“怎麼了?”柯以默突然駐足,高大的身子掩了她半個身子,讓她莫名的覺得有些壓抑。

秦淺緊盯着柯以默的臉,望着他望了良久,臉色仍然透着一抹粉紅,挑眉道:“柯少把我從PUB帶走就是為了來大馬路上吹風?”

她目不轉睛的望着他,柯以默對她而言是陌生的,神秘的,明明一副偏偏公子樣,卻讓她莫名的生出另一番的畏懼。

柯以默雙指将她的下巴輕輕挑起,秦淺微微揚起頭,柯以默雙手一拉,将她的身子禁锢得更緊,嘴角笑得冷冽,眸眼陰沉道:“當然不是!”

涼涼的唇暧昧的掃過她敏感的頸,嘴角邪惡的揚起,“女人不是用來看的,是用來睡的!特别是……像你這樣的女人!”

秦淺一驚,頸部感到涼涼的,連帶着心都涼了半截,猛地打了個激靈,她總感覺柯以默看她的眼神就像獵人看到獵物,帶着危險!

“你想要我?”秦淺勾了勾唇,眸眼深邃的,叫人看不清她眸中的深意。

柯以默淡淡笑着,既沒有承認,也沒有否認,隻是眸眼緊瑣着她的眉目。

秦淺忽然魅惑的一笑,将手指伸進柯以默的衣襟,冰涼的手指觸上柯以默溫暖的胸膛,如果說這算勾引的話,那便是了!

她在勾引他,赤/裸裸的勾引!

她仰着頭直視着他,柯以默被秦淺挑逗的猛地一緊!

“啊――”秦淺猛地一聲驚呼。

柯以默一把将她的手指攥在手中,薄涼的唇微啟,将她的手指輕輕咬在了嘴裡,黑夜裡,兩人的姿勢暧昧旖旎。

第005章 柯以默的身世

沒想到會被反調戲,秦淺的臉“嗖”的一聲紅了起來,熱的她渾身開始冒汗!

下意識的就要往回收手,卻被柯以默抓得更緊!

瞥見身下小女人緊張的反應,柯以默冷笑了一聲,湊着秦淺的耳畔,小聲的對着秦淺說了一個地址。

“今晚估計不能陪你了,我未婚妻還在等我,改天再來接你。”

他的聲音柔柔的,像是對待多年情人般的用心!

讓秦淺微微都有些晃神,他竟然可以把這句話說的這麼的溫柔,這麼的……

理所當然?

“乖,等我!”在秦淺微微出神的刹那,柯以默輕柔的攏了攏秦淺耳邊的碎發,動作一如既往的溫柔。

秦淺隻癡癡的點了點頭,再回過神來的時候,隻看見轉角處柯以默的身影。

秦淺皺了皺眉,腦海中像是幻燈片似的回放着今晚上的一切。

太瘋狂了,以至于她現在回想起來都覺得不可思議。

情婦?

秦淺自嘲般的笑了一聲,看來她得學着适應這個新身份!

秦淺在冷風中站了良久,風吹得她小臉微紅,像是塗抹了一層厚厚的腮紅一般。

秦淺攏了攏衣領,環抱着雙臂在大街上沒有目的的走了起來,她能去哪裡呢?

漫無目的得晃蕩了好久,不知不覺中,秦淺憑着慣性來到了醫院的門口――

白色的建築物在黑夜裡雖然仍是燈火通明的,卻讓人感覺陰冷的可怕,這樣的地方,背負了太多了人命。

秦淺邁着小步走了進去,空氣中随處飄散着刺鼻的醫藥水味兒,重症病房外,秦淺隔着厚厚的玻璃凝視着裡面躺着的和秦淺有些相似輪廓的女人――許明慧。

秦淺沉了沉眸子,透着不明的深意。

曾經的秦淺是厭惡她的,在貧瘠的小山村裡,她每天躲在角落裡聽着她和不同的男人做最無恥的事情,她總是在她溫柔上前關懷她的時候,憤恨的盯着母親和那些男人,撕心裂肺的吼道:“我恨你們!”

秦淺透着玻璃望着她,眼神很淡,對着這個給予自己生命的女人,說不上是恨,可是心底那些陰影,也讓她也說不出是愛。

秦淺待在醫院,一待就待到了第二天早晨,然後徑直去了銀行。

秦淺發現銀行賬戶裡多出了一大筆錢,她知道,那是柯以默的錢……

秦淺把錢悉數都交給了醫院,加上以前的欠款和之後的手術費用,竟然還剩了一筆錢,秦淺用剩下的那筆錢開了一個咖啡館。

之後的日子過的很平淡,醫院,家,咖啡館三點一線的生活。

她原本以為柯以默很快就會來找她,可是……

日子一天天過着,秦淺再也沒有見過他,好像那天晚上的事情真的隻是她做了一個厄夢般!

秦淺隻在報紙上看見過關于柯以默的報道,無疑都是些寫着他和嬌妻同遊的恩愛新聞,秦淺早已經看的麻木了,越看就越覺得諷刺……

清晨,秦淺坐在桌前,眸子忽的掃過了一張老報紙,下意識的就拿了起來,本意是打發一下時間,卻不料在看見标題的時候整個人都被引了過去。

原來,柯以默的父母都是死于車禍啊?

報紙上詳細的報道了當年的意外,據說是因為一個許姓的舞女,弄得夫妻反目,在車子行駛的過程中,兩人發生口角,弄得車子在高速公路上發生車禍,兩人雙雙死于非命,而那時候的柯以默竟然才五歲!

秦淺沉了沉眸子,沒想到,柯以默竟然會有這樣的身世,報紙上還介紹了柯以默是柯家養子的身份,作為一個養子,柯以默能做到今天的位置,這些年應該也是很苦吧?

秦淺長長的歎了口氣,有些惋惜,輕輕的将報紙折疊了起來,窗外的陽光倒是大好,暖洋洋的照進來。

第006章 我想見你

秦淺舒服的伸了伸懶腰,剛要準備出門的時候手機卻響了起來,顯示的是一個陌生的号碼,秦淺蹙了蹙眉頭,心想可能是咖啡廳的客人,便接了起來――

“喂?請問你是……?”

“是我!”男人性感熟悉的聲線透着磁性傳來。

秦淺瞪大眸子怔了怔,握住手機的手一下子就緊了起來,半晌回過神來後,才哆嗦着道:“你……?”她咬了咬牙,心髒猛地跳了幾拍,莫名的有些緊張。

“我想見你!”男人好像喝了一些酒,聲音迷迷糊糊的。

秦淺心猛地一抽,用盡全力才勉強将眼眶中打轉的眼淚咽了回去,雙手在身下被她攥的緊緊的,她盡量使自己的情緒穩定了之後才清冷開口:“我今晚有事,可能不方便。”

傅辰天聽出了秦淺的拒絕,心裡感到一股被撕扯的痛意,他狠狠灌了自己一杯酒,“就當是老朋友見面,也不可以嗎?”

秦淺聽着電話那邊傳來的酒瓶聲和傅辰天的喘息聲,她攥住手機的手又不由得加大了力道,粉紅的指甲嵌進了肌膚,一股溫溫暖暖的液體滑進指甲之間。

傅辰風長長的歎了口氣:“今晚六點,我在皇城等你!”

說完,傅辰風沒等秦淺的回答便急急的挂了電話,他不敢再聽到她的拒絕,他害怕!

傅如風狠狠灌了自己幾杯酒,他原本以為她還在原地,可是今天之後……

他不得不承認,很多事都變了,包括他的秦淺!

他們之間,陌生了,他從來沒想過有一天,他們竟然也客套了起來……

傅辰風自嘲般的笑了聲,拿起酒杯就自顧自的喝起了悶酒,眼眶裡澀澀的,嗆得他想流淚。

秦淺挂了電話之後,握着手機的手一直沒有放下,她還是覺得傅辰風的出現有些不真切了!

以至于她再也沒有勇氣去相信!

秦淺永遠也忘不了在他狠心抛下她的那些日日又夜夜裡,她是怎麼一個人依在冰冷的窗台上癡癡的望着他來時的路,一遍又一遍的重複撥打着同一個沒有回音的電話,然後再狠狠的哭,每天把自己弄得亂七八糟的,面目全非,卻始終等不回來他,她想,或許自己永遠都忘不了那段日子。

後來秦淺就将自己的心禁锢起來,慢慢開始放逐自己。

她從來也沒想過他會忽然的回來,出現在她的面前理所當然的說“他想她了!”

秦淺冷冷的笑了一聲,真是諷刺啊!

她感到自己的心早已修煉的百毒不侵,已經不怎麼痛了,隻是冷冷笑着。

晚上的時候,秦淺還是沒頭腦的去了皇城,什麼原因,她自己也說不清楚。

剛進大廳就撞上了正往外走的柯以默,他冷着一雙眸子打量着她,而秦淺則是有些心虛的将頭掩了下去。

見他沒有要開口說話的意思,便想着切切的從他身旁繞過,誰知道掩着眸子一時沒看清“砰”的一下被火急火燎的服務員撞了個滿懷,原以為這次肯定會和大地媽媽來個親密接觸,卻不料身子直直的落入一雙溫暖的大手之中——

秦淺有些詫異的擡起眸子,在看清了眼前的人之後,猛地将身子跳了出來,額上莫名的冷汗直流。

柯以默沉着眸子細細的望着她,眉眼裡閃過一絲不悅,然後緊抿着薄唇,一言不發的走了出去。

嬌妻撩人:腹黑總裁輕點愛》完整版内容已被公衆号【靈異文學】收錄,打開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衆号 → 搜索(靈異文學)或者(xiaoshuo345678),關注後回複 【嬌妻撩人】 或 【腹黑總裁輕點愛】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繼續閱讀後續章節。

掃碼直接關注微信公衆号


文章來源網絡,版權歸屬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傳閱太多無從查證。本站為公益性非盈利網站,在本網轉載其他媒體稿件是為傳播更多的信息,此類稿件不代表本網觀點。如果本網轉載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權、名益權等問題,請盡快與我們聯系,我們将第一時間處理!
  • 今日20190727推薦小說之《美女總裁的赤腳神醫》在線全文閱讀

    原标題:今日20190727推薦小說之《美女總裁的赤腳神醫》在線全文閱讀書名:美女總裁的赤腳神醫目錄預覽:第一章求我第二章态度不夠誠懇第三章傾國傾城第一章求我盛夏的太陽瘋狂的燒烤着整個大地,四十出頭的氣溫讓人好像活在一個巨大的蒸籠中。前不着村後不着店的國道上,一位妙齡女郎正彎着極細的小蠻腰檢查着不知道出了什麼毛病的路虎車。翹起的雪臀着實勾魂。一個二十左右的年輕男子站在女子約莫一米開外。這男子的眉清目秀,用時下最流行的話來說,完全是小鮮肉一枚,稍加包裝的話絕對不比那些大明星差。但,偏偏那雙眼睛實在

  • 今日20190727推薦小說之《逍遙兵王在花都》在線全文閱讀

    原标題:今日20190727推薦小說之《逍遙兵王在花都》在線全文閱讀小說名稱:逍遙兵王在花都目錄預覽:第1章黃瓜還要不?第2章我敢留你到五更第3章這個财迷第1章黃瓜還要不?夜幕降臨,一排排路燈從遠處開始,陸續被點亮,接替了落山的太陽。海東市,酒吧街。名為魅夜的夜店前,擺着一個小小的燒烤攤,桌子五六個,卻是滿滿當當的擠了三四十号人,甚至不惜站着撸串。熱鬧非凡。“凡哥,快點我這串都撸一把了,趕緊再來個!”“就是啊凡哥,你這再不來個葷段子,我們吃着肉都沒味兒了!”這群食客,不滿地拿鐵簽敲着桌子,臉上卻

  • 今日20190727推薦小說之《劫後餘婚》在線全文閱讀

    原标題:今日20190727推薦小說之《劫後餘婚》在線全文閱讀小說書名:劫後餘婚目錄預覽:第1章顧傑凱,我在門口第2章誰有資格可憐誰第3章再過來一點第1章顧傑凱,我在門口撞見未婚夫和大嫂滾到了一張床上,該怎麼做?簡喬站在門外,本要敲門的手僵在半空中,聽着裡面一浪高過一浪的暧昧聲響。“阿凱,你輕點,嗯哼——”“你這小妖精,輕點又要埋怨我不夠努力?嗯?”門内,男人的低喘和女人的呻吟不斷響起,末了,女人嬌滴滴的聲音再次響起。“阿凱,你說我好,還是那個女人好?”“簡喬那無趣的女人怎麼比得上你磨人的功夫,

  • 快穿之配角拯救計劃7章(第七章 終南山)

    原标題:快穿之配角拯救計劃7章(第七章終南山)小說書名:快穿之配角拯救計劃第七章終南山黃藥師想着女兒好不容易有個知心朋友,便也沒有阻攔君淺陪李莫愁一起去找師父,不過,黃藥師早已知道李莫愁的武功不俗,應該是那個高手的弟子吧,便問了一下李莫愁的師父“李姑娘的尊師是哪一位?”“啊!師父的名字我也不知道,不過,我知道祖師婆婆的名字,師父說祖師婆婆很厲害的,祖師婆婆叫林朝英,而師父的名字師父從未提起過,隻聽孫婆婆說師父随祖師婆婆姓,其他的我都不知道。”李莫愁說着就把頭低了下去,畢竟連自己師父的名諱都不知道

  • 惡魔總裁放過我免費閱讀

    原标題:惡魔總裁放過我免費閱讀書名:惡魔總裁放過我目錄預覽:《惡魔總裁放過我》《惡魔總裁放過我》《惡魔總裁放過我》《惡魔總裁放過我》深夜。“美麗,我難受,真的好難受。”林暖曦靠在好友陳美麗的身上,不停地呢喃。陳美麗一邊費勁地扶着她往酒店裡走,一邊不停地安慰:“暖曦乖,不難受不難受,那種男人不值得你傷心。”“你不知道,你不懂。十幾年的感情呀!他怎麼可以說背叛就背叛。”林暖曦哽咽地哭泣道,心裡像劃了道口子一樣,鮮血淋漓,疼痛的難以自制。陳美麗不知道該怎麼安慰她,今天是黎清明新婚大喜的日子,而她作為黎

  • 最強之都市妖孽在線閱讀

    原标題:最強之都市妖孽在線閱讀小說:最強之都市妖孽目錄預覽:第一章留手第二章同學聚會第一章留手“大哥,這‘津貼’能不能寬限幾天?這幾天……是真的沒錢了!都被我拿去救急了。”路邊的小店中,一位衣服上沾滿油漬,頭發花白,滿臉愁容的老頭正在對幾名小混混苦苦哀求。老頭身後的桌上,本就餐的乘客早就在幾名小混混進來的時候慌不疊的離開了,隻餘下兩位似是沒弄清楚怎麼回事的客人在自顧自的吃着飯。其中一位樣貌清秀的青年神色悠閑的看着眼前發生的一幕,慢條斯理的吃着碗中的面。另一位中年樣貌的大叔,穿着大衣,神色嚴肅,微

  • 我的青梅女友 全文免費閱讀

    原标題:我的青梅女友全文免費閱讀小說名稱:我的青梅女友目錄預覽:第1章:序言第2章:夢中的婚禮第1章:序言因為我們暫時愛不到。所以都想選擇暫時逃避。開始和突然來到身邊的另一個人展開一段戀情。僅希望當有一天那另一個人走了。我也成熟了一點。而你也還在。每個人從一生來就注定會愛上誰。不幸則又被誰所抛棄。然後繼續被誰愛上。總是這麼反反複複。還有些扭扭捏捏。愛情路也越來越不平坦。但是注定和你在一起的那個人。會一直在那裡,等你……第2章:夢中的婚禮第2章:夢中的婚禮淩依依的夢裡。時間已經去到了2013年1月

  • 無删節忽然你走遠免費閱讀全文

    原标題:無删節忽然你走遠免費閱讀全文小說書名:忽然你走遠目錄預覽:買賣兩百萬天橋道歉買賣“啊!”原本死寂的别墅書房裡,突然傳來一聲驚呼。接着就看見女人手忙腳亂地蹲下身子收拾杯子碎片。“你連這點小事都做不好嗎?”一直埋頭簽文件的陸屹,突然擡起頭來看着她的方向,冰冷的唇吐出嘲諷的話語。舒靈的身子猛地一顫,指尖上溢出血滴來,她依舊垂着頭,不敢去看陸屹那雙光是想象就能凍傷自己的冰冷寒眸。她覺得,她前半生做的最錯的一件事,就是把自己賣給了陸屹。她最愛的人,在買下她的時候,眼底露出的冷漠和不屑,她大概一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