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頁 > 熱點 > 正文

《行屍》在線閱讀【今日推薦20190911】

2019/9/11 15:53:20 來源:網絡 [ ]

小說名字:行屍

第1章 河邊女人

我叫石乾生,高考沒考上大學後,回了村子跟了一位捕魚老師傅學藝。曆史網

我們村子是一個漁村,三面環水,世世代代靠着這條名為長丹河的河流,繁衍生存了下來,這一日師傅在長丹河拐子彎一帶大獲豐收,漁船拖着一整船的肥魚滿載而歸,别提我師傅心裡多高興了。

我們開着漁船剛剛駛出拐子彎時,忽然看見河畔有一位紅衣女子向我們招手。

這女子看不清楚臉,不過穿的衣服飄飄揚揚的,将她的身材存托得很婀娜。

長丹河河流很長,拐子彎一帶又是一個三岔口,也是作為附近幾個村子的交通樞紐。

經常有人在這裡等候過往的漁船,希望能搭乘他們一段,有的漁船也會收一點坐船費。

但我師傅可是一個熱心腸的人,平日遇見這樣搭乘漁船的人,基本不會收費。

他告訴我這是積德行善,老天爺看在眼裡,會保佑我們每次都能大獲豐收。版權cdda666072.cn

我知道我師傅善良的秉性,我正要把船開過去,我師傅卻一把推開我,親自掌舵把船加速開走了。

我楞了好幾秒,問道:“師傅,剛才怎麼不去管那位紅衣女士。”

我師傅沒有立即搭理我,船駛出好一大段距離,才從兜裡抽出一根紅塔山,狠狠的吸了一口。

說道:“乾生啊,你跟了我也快大半年了,師傅該教你捕魚技術也都教了,但是有些事卻忘了告訴你。”

我師傅說完又猛吸了一口,停頓了一會兒,壓低了聲音說道:“以後遇見這樣的紅衣女子,千萬不要去搭理她,因為她很可能不是人。”

“不是人!”

我聽後吓得渾身陡然一驚,“她不是人,難不成是女鬼嗎?”我後背冷汗瞬間就冒出來了,看着我師傅一個勁吸煙,我知道他應該不像是逗我玩。

我戰戰兢兢又問道:“師傅,那我們該怎麼辦?”

師傅看了看天色,天邊已經是陰沉一片,估計再過一個時辰,天就徹底黑了。《行屍》在線閱讀【今日推薦20190911】

“你也别怕,不做虧心事不怕鬼敲門,你大膽往前開船,趁着天黑之前離開這片水域,應該就不會有事了。”

我點點頭,心裡早就吓得發毛,接過師傅手裡的船舵,小心翼翼的開着。

随後我看見我師傅從船艙裡拿出了一堆火紙,在船頭上分成三堆燒了,随後重重對着前方磕了三個響頭。

師傅做完了這一切,又對我說,“這是祭天,祭地,祭河神,一定要懷着虔誠的心,以後遇見這樣的事,一定要記得告訴他們,祈求他們的保佑。”

我看見師傅這麼自信滿滿的說着,心裡底氣也增強了不少,别說還真奇怪,船開了十幾分鐘,再也沒看見那位紅衣女子。

本來以為這事就這麼過去了,可誰知道船開了幾分鐘,我猛然間看見前方路口出現了一塊石碑,上面赫然寫着三個醒目的大字:“拐子彎”

“這怎麼可能?”

我頓時吓得腦袋轟的一聲響,我們是從拐子彎離開的,一路沿着河流直行離開,怎麼莫名其妙又回到了這裡。

那是不是意味着前方不遠處,那個紅衣女子也在前方等着我們。曆史網

我強按下内心那顆狂跳不止的心,扭頭看向我師傅,卻見我師傅早已經是滿頭大汗了。

“師……師傅,我們好像又回來了。”

我支支吾吾的說着,我當時才十八歲,吓得說話都快結巴了。

師傅抹了一把額頭的汗水,拍了拍我的肩膀,說道:“别怕,一切有師傅在呢。”

他又從船艙裡面拿出兩根蠟燭,分别在船頭兩側點燃,随後又拿出一個香灰壇,恭恭敬敬在壇中插了三炷香。

這三炷香燒的很快,我感覺就是一瞬間就斷了,香壇中三根香,有兩根直接從中斷了。

都說“人怕三長兩短,香怕兩短一長”,燒香遇見兩短一長,則視為兇兆。版權http://cdda666072.cn/

我師傅看見這一幕,整個臉色都變了,如木頭一般杵在地上好一會兒,才扭頭走進了船艙,緊緊盯着船艙裡面的魚。

重重的歎息了一聲後,說道:“唉,希望能夠破财免災。”

師傅毫不猶豫的将船艙打開,将捕撈到的所有魚,全部放生了。

我看着心裡都難受,這可是能賣好幾千元呢,但是也知道師傅這麼做,肯定也是不得已。

師傅放完所有的魚後,讓我繼續開船。然後他又回到了船頭,畢恭畢敬的重新插了三炷香,磕了幾個大響頭後道:“冤有頭,債有主,老漢我隻是一個捕魚的小老兒,還請這位娘娘莫要認錯了人。若是小老兒拿了娘娘不該拿的東西,小老兒已經如數歸還,還請娘娘網開一面,給小老兒一條生路。曆史網

我師傅在船頭念念叨叨了大半天,我則繼續開着船,過了一小會兒,師傅滿臉疲倦的朝我走了過來。

“師傅,那位紅衣娘娘會放過我們嗎?”

師傅嘴巴張了張,好像有什麼話要說,卻始終沒有說出來。

頓了一會兒才對我說道,“先别問這麼多,把你衣服脫下來。”說完他自己也把衣服脫了。

我雖然納悶,但是看見我師傅脫了,我也隻好照着脫衣服。

我師傅接過我的衣服後,也不知從哪兒摸出了兩個小紙人,在我倆衣服上一人貼了一張,然後搭在了船舵上。

随後師傅又對我說道,“待會兒我倆下船遊到岸邊,從青岡林走小路回家,你一定要緊緊跟着我,無論你聽到什麼,看到什麼,都不要停下。”

“還有最重要的一點,無論是誰叫你名字,你都不要搭理他,一定要牢記這一點。”

我還是第一次看見師傅用這麼嚴峻的語氣對我說話,加上今晚這詭異的遭遇,我那還敢半分不聽從。

我師傅吩咐完了之後,率先一頭紮進了河裡,我也緊跟着跳了進去。

冰涼的河水頓時走遍我全身,凍得我都快抽筋了,我咬緊牙關,緊緊跟着我師傅。

漁村的人,大多水性都不差,也就三四分鐘我們便上了河岸。

這期間師傅一直沒有說話,我也死死閉着嘴,身後時不時吹來一陣陣冷風,我全身的雞皮疙瘩起了一層又一層。

離開了河流,我倆便開始走青岡林的小路,兩側的樹枝就是鬼影一般,在左右張牙舞爪的飄來飄去,時不時還能看見一兩隻山貓,在身邊急速跳過,好幾次吓得我都快往回跑。

不過我腦海死死記住師傅的話,不能停下,也不知走了多久,我忽然看見前方一片光亮。

那是我們村子。

我師傅重重的歎息了一聲,我能明顯感覺他胸中松了一大口氣,身子一彎靠在一棵大樹旁,轉過頭來看着我。

“乾生,我們安全了,馬上就要到家了。”

我也長長出了一口氣,差點一屁股癱軟在地上。

“走吧,進村吧。”師傅領着我進了村子,我已經能聽見鄉鄰房屋裡面傳出的電視機聲音。

師傅把我送到了我家門口,又對我說道:“今晚之事,不要和任何人說,即使是你爸媽也不行,明天我們得一起去把船開回來。”

師傅這麼一說,我心又緊張了,趕緊點頭說我知道了。

我走進了屋子,家裡人都睡了,也沒去和我爸媽打招呼,經過這麼一晚上的折騰,我身體都快散架了,直接回了屋往床上一倒,便呼呼睡去了。

迷迷糊糊中,腦中依舊盤旋着今晚的畫面,尤其是我師傅對我說過的那些話語。

突然間,我頓時想到剛進村的時候,師傅回頭叫我名字了,他說過無論是誰叫我名字,都不能搭理他,我是不是做錯了。

不過轉念一想,我和師傅都已經安然無恙的回了家,應該是不會出事,不知不覺間又沉睡了過去。

第2章 噩耗

原本以為已經沒事了,可沒想到第二天就出事了。

準确的說第二天我還睡在迷迷糊糊中,就被一陣緊鑼密鼓的鞭炮聲給吵醒了。

農村裡隻有逢年過節,或是誰家老人過世了才會這麼隆重的放鞭炮,今日可不是什麼節氣日子,難不成村裡有人死了?

“乾生,乾生你快起來,你師傅死了,公家來人了,要找你問話呢。”

我掙紮的睜開了眼睛,看見我媽一臉急切的瞪着我。

“什麼?”

我腦子一炸,頓時就從我床上彈了起來,不敢相信的問道,“我師傅死了,不可能吧?”

“哎呀,你這孩子,當媽的還能騙你不成,他昨晚被淹死在河裡了。”

我媽一邊替我找衣服,一邊催促着我趕緊過去。

師傅的屍體被放在村口河壩上,上面蓋了一張長長的白布,從白布下的輪廓來看,屍體顯得很臃腫,像是被水泡了許久的樣子。

老村長見我來了,将我拉過去說道:“乾生啊,你師傅走了,你快去見他一面,送他最後一程吧。”

親人見死者最後一面,村子一直有這樣的一個習俗,意思是念念不忘,舍不得死者離去。

這本來應該由死者的直系親屬來做,可惜我師傅是孤家寡人一個,也沒個老婆孩子,我是他唯一的徒弟,所以披麻戴孝就該由我來代替。

我點點頭,撲通一下子跪在我師傅面前,我心中說不出的難受,昨晚還好好的,怎麼今天一下子就走了。

老村長對其他人擺了擺手,周圍人都轉過身去,意思是親屬要送死者最後一程,其他人請回避。

我用手掀開蓋在師傅頭上的白布,師傅的臉也是臃腫無比,雙眼緊閉,深深的凹陷在眼眶裡。

我規規矩矩的磕了三個響頭,又重新将白布給他蓋上,可就在此時,我竟然看見我師傅的雙眼,突兀的睜開了。

我吓得手一抖,身子如被閃電劈了,全身都在發麻。

師傅的眼睛瞪得巨大無比,直勾勾的看着我身後,像是有什麼話要交代我。

我徹底被吓壞了,連連後退了好幾步,老村長聽見聲音,轉過來問我怎麼了。

我說我看見我師傅剛才睜眼了。

老村長頓時也吓得臉都白了,扭頭看去,卻說沒有啊。

我再去看去,師傅依舊安詳的閉着眼,難道是我眼花了。

“老黃你就安心的去吧,乾生是個孝順的孩子,他會替你張羅好一切的。”

老村長對着我師傅說着,最後将白布重新蓋上。

他把我爸媽叫過去,說道:“黃老漢沒有後人,隻有乾生這麼一個徒弟,他的後事就由你們操勞一下吧。”

我爸點點頭,說靈堂都準備得差不多了,等公家問完話,就可以擡師傅的屍體去靈堂了。

很快,就有一個警察同志向我走了過來,這是個紮着馬尾,五官很精緻,透着一股英氣的女警。

“你好,我是北川縣公安局的林雨桐,經我們調查結果顯示,你師傅是因為腿部抽筋,而溺水死于長丹河拐子彎,死亡時間大概淩晨3點半左右。據鄉民說,你昨天一直和你師傅在一起,能否告訴我,你和你師傅最後分别的時間,以及昨天一整天發生的事嗎?”

我徹底傻了。

我師傅死在了拐子彎。

死亡時間是在淩晨3點半。

這怎麼可能。

我記得清清楚楚,我和我師傅是在天還沒黑的時候就下了船,夏季黑的比較晚,我估計也就8點多。

而且我親眼看着我師傅帶我上了岸,經過青岡林又将我送回了家。

難不成我師傅趁我進了屋後,又轉身回去了拐子彎?

“喂,你有在聽我說話嗎?”

女警林雨桐見我一直發愣,輕輕拍了我一下肩膀說道。

我回過神來,尴尬的說了一句不好意思,正要把我想到的說出去,卻突然想起昨晚師傅囑咐我的話。

“不要向任何人提及昨晚的事。”

又想到剛才師傅瞪了我一眼,是不是在告誡提醒我什麼。

我認真的想了想,即使沒有師傅的囑咐,我也不能将昨晚的事情說出來。

如果我告訴他們昨天我們遇見了紅衣女鬼,師傅可能是被女鬼害死了。

恐怕這些警察也會說我是胡說八道,搞不好還會引起衆人的恐慌。

我吞了一口口水,撒謊道:“昨晚我和師傅一整天都在捕魚,因為沒有捕撈到多少魚,師傅就叫我回去了,時間大概是10點多。”

林雨桐也沒多問,隻是拿着一個本子記錄,做完後就說沒事了。

師傅的屍體被擡進了靈台,師傅死得太突然,所以辦喪事需要的東西都很欠缺,甚至連棺材都沒有,一下午我爸媽都忙得不可開交。

按照習俗,我晚上要去給我師傅守靈,所以我爸就叫我先回去休息。

我一個人回到了家,但是心裡總是惶恐不安,我覺得師傅的死,和我們昨天見到的紅衣女子脫不了幹系,如果師傅是被她謀害了,那麼下一個是不是就要輪到我。

推開家門的時候,沒想到的是,上午詢問我的女警林雨桐,正坐在我家院子裡。

她旁邊還有一個男警,個子挺高的,模樣很俊俏,但卻是一臉的冷傲。

他倆如同審問犯人一樣盯着我,我心裡有些發虛,就說了一句,你們怎麼在我家?

林雨桐也沒有解釋,很直接的就對我說:“你師傅是被你害死的。”

這麼大的一頂帽子直接就扣我頭上,我肯定受不了。

有些怒氣的說道:“難道警察就能這麼随便誣陷别人的嗎,我為什麼要害我師傅。”

林雨桐旁邊的男警嗖的一下子站了起來,指着我說道:“臭小子,就你那撒謊的伎倆,怎麼可能瞞得過我們雨桐,老老實實交代,不然有你好受的。”

這男警沖我揚武揚威一番後,又帶着讨好的嘴臉對林雨桐說道:“雨桐,這小子太不老實了,要不要給他點顔色瞧瞧。”

林雨桐厲眼瞪他一眼,“小何,你做事怎麼還改不了毛毛躁躁的性子,你出去吧,這裡沒你什麼事了。”

這個被稱呼小何的男警,竟然一句話也沒說,隻是很不爽的盯了我一眼,就乖乖的出去了。

不知怎的,本來有怒氣的我,忽然對這個林雨桐有了一絲好感。

小何出去後,林雨桐對我說:“現在這裡就我一個人,把你上午沒說的,都說出來吧。”

我有些猶豫,這丫頭一眼能看出我上午撒謊,看來她作為警察,經驗應該很豐富。

可是我還是堅持,我說我沒有撒謊,我沒有害我師傅。

我剛說完,大門就被小何給一把推開了,沖我大聲嚷嚷道:“小子,别給臉不給臉。”

接着他又對林雨桐說道:“雨桐,咱走吧,這次你得聽我的,這事你不能管,你就讓這傻乎乎的小子死了得了。”

林雨桐瞬間就從凳子上坐了起來,怒視着小何,“我讓你進來了嗎?”

小何臉色刷的劇變,就像是做錯事的孩子,連連說道:“對不起雨桐,我錯了,我不該多嘴,我這就走。”

小何的突然闖入,我本來是很生氣的,但是我聽到他說我死了得了的時候,我卻是吓得陡然一驚。

林雨桐輕歎了一聲,從她兜裡掏出一塊銅鏡塞給我手裡。

說道:“你叫石乾生是吧,你不說我也不逼你,不過我要提醒一句,你印堂發黑恐怕招惹了不幹淨的東西,這塊銅鏡能為你當一次災,想通了就來找我。”

林雨桐說完就挺着身子離開了。

我有些暈乎,“你印堂發黑,招惹了不幹淨的東西。”這樣的話語竟然從一個警察口裡說出來了。

第3章 守靈

林雨桐的一番話,讓我又驚又怕,我看了看手裡的銅鏡,這丫頭難不成是什麼深藏不露的高人嗎。

我心裡有一絲動搖,但是在師傅和林雨桐之間,我還是選擇了師傅,還是選擇了不說。

晚上7點的時候,我就去了我師傅家裡幫忙,鄉裡人都很質樸,雖說是爸媽張羅師傅的喪事,但是鄉裡鄉村的都在幫忙。

我到師傅家的時候,火紙、花圈、紙人等物品就已經準備的非常齊全,就連師傅的壽衣都穿好了。

過了一會兒,我爸和幾個叔叔把棺材也買了回來。

“來幾個人,把黃老漢擡進棺材裡。”老村長在靈堂前指揮着。

幾個漢子上前恭敬對我師傅做了幾個揖,就擡着他往棺材裡面放。

可就在這個時候,我忽然聽見砰的一聲,一塊巴掌大小的石頭,突的一下子砸在了師傅的棺材裡。

“打死這個怪物,快打死這個怪物。”師傅的院子外面,連續傳來了幾聲瘋瘋癫癫的聲音。

“是二傻子!誰讓這個傻子來這兒了。”

我爸氣的扛起一把鋤頭就沖了過去。

二傻子人如其名,是我們的村的瘋子,平時就是一副瘋瘋癫癫的樣子,說的話也是亂七八糟,不給他吃的,這家夥就一直纏着你,但是你打他兩下,這家夥就會跑。

我爸用鋤頭頂了他兩下,斥聲痛罵道:“你這個瘋子,快滾出去,這裡沒吃的,滾!”

“哈哈哈,好多死人啊,好多死人啊!”

二傻子嘻嘻哈哈的笑着,從地上爬起來後,一邊跑還一邊舔着嘴角的泥土。

“唉!幸好他扔的石頭沒有打到老黃,不然可就是對逝者的大不敬啊。”老村長歎氣了一聲。

把師傅放進棺材後,衆人都說家裡有事,就紛紛離開了。

看得出這二傻子把衆人的心裡弄得很荒,師傅院子裡的十幾個人,不到一會兒就剩下我家三人。

“兒啊,你也别怕,你爸你媽都在你身邊呢。”

我媽摸着我的後腦說着,估計是怕我因為二傻子這一鬧,不敢在這兒給師傅守靈了。

我笑了一下,“媽,沒事的我不怕。”

在我們村守靈也是有講究的,靈堂棺材前要點一盞燈。

因為人死之後要過奈何橋,哪裡黑燈瞎火的,怕死者看不見路,所以要在靈堂的棺材下面點一盞燈照着,所以這燈叫“過橋燈”。

而且靈堂這盞過橋燈,千萬不能熄滅,必須要求守靈的人看着。

我爸媽為了不讓我們犯困,就一直說着我小時候的事情,閑聊了一會兒,我忽然就犯起困來,打了一個哈欠。

我媽看在眼裡,有些心疼的說:“困了就去睡會兒吧,媽替你守着。”

我爸一聽就反對,說:“不能睡,既然是守靈,就要誠心的守,這才剛開始就要睡覺,孩子他師傅會不高興的。”

我媽又護着我說道:“兒子昨晚2點才上的床,今天又忙了一整天,就是鐵打的身子也吃不消啊。”

我一聽就納悶了,我昨晚兩點 上的床?

這不對啊,我記得我回家的時候,也就十點的樣子,怎麼就成了2點了。

我趕緊問道:“媽,我昨晚真的是兩點上的床?”

我媽沒好氣的說道:“那可不是嗎,你回來後也不和我們說一聲,進了屋就睡覺,我叫你半天你也不應一聲,還是我給你蓋的被子。”

聽到這裡我後背頓時就冒了一層冷汗,剛才的睡意瞬間就沒了。

我朝着師傅的棺材望了一眼,昨晚到底是怎麼一會事兒?

後半夜的時候,我爸媽各自靠着一根柱子邊睡着了,說實話我也很想沉沉的睡一覺,然後一覺醒來就是新的一天。

可是我怎麼也睡不着。

盛夏的夜晚本應該是涼爽惬意的,可是我卻感到一陣寒冷,周圍沒來由的飄來了幾縷夜風,将師傅棺材的油燈,吹得晃晃悠悠的,險些熄滅。

我匆忙跑過去,用身體擋住吹來的夜風,又朝油燈裡面加了一些油。

正準備回去的時候,我卻忽然聽見了一道聲音。

“擦……擦……擦”

那種聲音就像誰在用指甲,使勁摳木闆一樣,我又仔細的聽了聽,竟然是從我師傅的棺材裡面發出的。

這一下可把我吓住了,我屏住我的呼吸,條件反射的擡起手裡的油燈,朝師傅的棺材看去,我期待着有什麼蟲子,或者什麼小動物的惡作劇。

可我才剛剛擡起油燈,就看見棺材闆子,如拉抽屜一般,刷的一下拉開了一大半。

緊接着,我師傅的一隻手從棺材裡面伸了出來,一把抓住了我的手。

“乾生,你快讓開,别擋着師傅,拉師傅一把,師傅我好餓,快拉我出來。”

棺材裡面傳來詭異的低沉聲音,那聲音斷斷續續,就像是我師傅在哭泣一般。

我吓得都快尿褲子了,這根本就是詐屍了。

我啊一下子尖叫了出來,胸口如一團火焰在燃燒,腦袋更是天旋地轉。

“兒啊,你怎麼了?”

我猛的一下子睜開了眼睛,眼前我爸媽正一臉焦急的看着我,而我趴在師傅靈堂前的闆凳上。

竟然是一個夢。

“孩子,你是不是做什麼噩夢了?”我媽急的都快掉眼淚了。

我用袖子抹掉了額頭上的冷汗,深呼吸了好幾口氣才說,“我夢見我師傅了,他說他餓了。”

我媽一聽,頓時就把衣袖挽到胳臂肘的位置,然後沖着我師傅的棺材就開始沒好氣道:

“黃仁貴啊黃仁貴,我家乾生給你當徒弟當了這麼久了, 你走了他還像親兒子一樣給你守靈,你個挨千刀的,你走都走了還吓唬孩子,有你這樣當師傅的嗎?”

我爸趕緊沖過去,一把捂住我媽的嘴,“哎呀,你少說兩句,你怎麼能在靈堂面前說這些話呢。”

我緩了好一會兒,胸口依舊隐隐傳來灼熱感,往懷裡的衣服兜一摸,竟然是林雨桐給我的那一塊銅鏡。

我摸出來一看,這銅鏡已經開裂了,上面列出好幾道口子。

我呆呆的看着這塊銅鏡,難道我師傅真是我害死的,他剛才是找我索命來了?

若不是這塊銅鏡為我擋了一次,說不定我在夢中就被我師傅吓死了。

“兒子,跟媽回去,别給你這沒心沒肺的師傅守靈了。”

我媽也是個暴脾氣,拉着我的手就要走。

我爸看了看時間,已經5點半了,天邊也已經出現了紅霞,也就沒攔着我媽,隻說一句你們娘倆先回去吧,做點早飯,我待會兒就回來。

我沒有跟我爸媽說銅鏡的事,我怕說出來會吓着他們。

我在廚房給我媽當下手,鄉村沒有煤氣竈,還是用柴火做飯,一頓早飯差不多做了一個多時辰。

把早飯剛做好,我看見我爸也推門進了屋子。

我媽給我爸打了一盆熱水,随口說道:“孩兒他爸,洗洗臉準備吃飯吧。”

我爸一邊洗漱一邊朝我望了幾眼,他的臉色很難看,就像是被吓到了一般。

我媽一眼就瞧見我爸有點不對勁,就問他怎麼了?

我爸抹了一把臉,緩緩開口道:“跟你們說一個事,我剛才走的時候,發現老黃的棺材蓋子,竟然裂開了一道口子。”

“啊?這副棺材不是你們剛買的嗎,怎麼就裂開了一口子?”我媽一臉驚訝說道。

我爸轉身又把門給栓上了,“這不是最主要的,關鍵是我去把棺材開裂的地方合上時,我竟然看見那一道口子邊上有鮮紅的血迹。”

第4章 餓了

“怎麼會有血迹,難道是你們放屍體的時候,不小心磕着碰着了?”

我媽一邊把早飯往飯桌上端,一邊小心的問我爸。

我爸搖搖頭,又再次朝我看了兩眼,“不是,我剛才準備回家的時候,想起他師傅家的後院不是養了幾隻老母雞嗎,我本來打算給它們撒點谷物,可結果你們猜怎麼着?”

我爸突然突然壓低了聲音,露出一副不可思議的表情。

“怎麼啦?”我媽問道。

“那幾隻老母雞,全都死在了地上,而且他娘的每隻雞的脖子上,都有兩個血窟窿,像是被什麼東西給活活咬死的,血全被喝走了。”

“什麼?”我媽吓得筷子都掉在地上了,“這……這這到底是被什麼東西給咬在,這麼兇啊?”

我爸刨了兩口飯,沉默了一會兒,才說:“孩兒他媽,早上乾生不是說他做了個噩夢嗎,夢見他師傅說餓了,我覺得是他師傅的屍體有問題,總之今晚不能去守靈了。”

我爸說完這話,我媽明顯顫抖了一下, 這幾乎等于說我師傅死後詐屍了,還把院子裡面的雞全給咬死了。

“那真要是那樣,那可咋辦啊,總不能放着這害人的東西不管吧。”我媽雙手緊緊攥着。

“我怎麼知道,我也是頭一次碰見這麼邪門的事情,待會兒我去找找老村長,他見多識廣,我請他給咱們出個主意。”

“可那樣的話,不是弄得全村人都知道了嗎,兒子師傅的屍體會吸血,那村裡人以後該怎麼看待乾生啊。”

都這時候了,我媽還不忘替我着想。

“你一個婦道人家懂什麼,不說了快吃飯。”我爸沖我媽吼了一下。

這頓早飯吃得我們三人心裡都惴惴不安,等到日上竿頭的時候,我爸換了身衣服朝老村長家走去了。

我回到了屋子裡面,腦子裡一片空白,為什麼師傅死後會出現這些事情,想着想着,我突然想到了一個人。

林雨桐。

我又掏出那塊已經開裂的銅鏡,或許此時隻有林雨桐能夠幫我。

中午的時候,我趁我媽不在就溜了出去,徑直找到了村事處招待所。

昨天來的五六個警察,都走得差不多了,隻剩下林雨桐和小何。

小何見我來了後,忽然戲谑的一笑,“臭小子,現在知道來找我們了吧,昨晚吓傻了吧,哈哈哈。”

說實話,我真想上去好好把小何揍一頓,雖然我昨天沒有告訴他們實情,是我不對,但是他這副落井下石的嘴臉,似乎巴不得我早點死一樣。

林雨桐這會兒也走了出來,她換了一身緊身的便裝,将她的身材襯托得凹凸有緻,可惜我現在沒心思欣賞她的身材,否則準會被迷得像花癡一樣。

“你來了啊,快進了吧,昨晚還好吧。”林雨桐說話很溫柔,剛才一瞬間的火氣就消了一大半。

我走了進去,坐在了她的對面,将懷裡那塊破裂的銅鏡放在了一張桌上。

“對不起,昨天是我不對,我不應該不相信你們。”

林雨桐則是輕聲的笑了笑,說道:“對一個陌生人保持警惕性,這并不是一件錯事,從一個警察的觀點來看,你反而做的很對。”

我不得不佩服這個丫頭,一句簡單的話語,不但給足了我面子,還在我心裡樹立起了知書達理、善解人意的大美女形象。

我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也不轉彎抹角了,直接開門見山,将那日我和我師傅在拐子彎的遭遇,到昨晚靈堂的變故都說給了她。

林雨桐聽得越來越皺眉,也不說話,像是陷入深深的沉思之中。

旁邊的小何則是一會兒給她倒茶,一會兒給他扇風,還真是噓寒問暖,無微不至。

良久後,林雨桐問我道:“乾生,麻煩你再說一次,你師傅與你分開時,交代你的事情。”

我頓了頓,回複道:“第一,今晚的事情不能向任何人說,第二明天咱們去把船開回來。”

林雨桐聽完點點頭,“你師傅既然說要把船開回來,那麼船上肯定有古怪,我們先去拐子彎找找那艘船。”

我一聽趕緊說道:“為什麼不先去處理我師傅的屍體,萬一他跑出來咬人吸血,那村子裡不就有大麻煩了嗎?”

我剛剛說完就感覺不妙,旁邊的小何果然立馬就對我兇道:“臭小子你廢話怎麼那麼多,你見過大白天跑出來咬人的屍體嗎,雨桐讓你做什麼你就找做,懂了嗎?”

林雨桐又狠瞪了他一眼,随後向我解釋道:“就算是屍傀害人,也隻會在午夜過了12點出來,現在距離12點還早,我們還是先去拐子彎吧。”

屍傀?

林雨桐的話裡似乎是說我師傅死後,變成了屍傀,可屍傀又是個什麼東西,電影裡面的僵屍嗎?

路上我問了林雨桐幾句,可惜這丫頭隻是笑笑叫我别多問。

我們三人沿着長丹河,走了一個小時的小路,來到了拐子彎。

拐子彎這一帶的河面很寬,河水也很湍急,可是遠遠望去,師傅的那艘漁船穩穩的停在了河岸,似乎正等着我們前去一探究竟。

看着這艘熟悉的漁船,我心裡五味成雜,這一切的變故就像是做夢一般,卻又是如此的真實。

“别發愣了,快走吧。”

小何推了我一把,我才發現林雨桐已經跳上了船,我也趕緊跟着跳了上去。

“先去船舵找找你們的衣服。”林雨桐就像是一位經驗豐富的将軍,上了船立刻就發号施令。

我領着他麼來到了船舵,我那件淺灰色的長衫,正完好如初的搭在上面。

林雨桐将我那件長衫抓了過來,衣服裡頓時滑落出了一張白色小紙人。

林雨桐手速很快,似乎在我眨眼間,就看見她用兩根手指夾住這紙人,她将這紙人放在眼前反複了看了看,突然頭一轉,帶着一股驚異的眼神望向我。

那眼神看得我心裡一顫,我不安的問道:“怎麼了?”

林雨桐頓了一會兒,才恢複了臉上的笑容。

對我說道:“乾生,你覺得你師傅是一個怎樣的人?”

我說我師傅是一個十足的好人,搭乘過往的路人,從來都不會收費。

林雨桐聽完卻是搖頭,冷笑一聲道:“知人知面不知心,乾生你可能被騙了。”

說完她将手裡的紙人放在我手裡,紙人的背後赫然寫着我的生辰八字,而且字體的顔色,鮮紅無比,我輕輕一問,上面還有一股血腥味。

“這紙人怎麼了?”我不解地問道。

“我錯了,我原本以為當晚你師傅為了救你,會用紮紙術中的護身童子,來保全你們性命。”

“但是到今日我才知道,你師傅給你紮的紙人,根本不是救人的護身童子,而是讓你替他死的催命紙人。”

轟的一聲,我全身如墜萬丈深淵,我師傅要害死我,這怎麼可能。

林雨桐繼續說道:“隻是我不明白的是,按照當晚情況來看,死的應該是你才對,可為什麼最後是你師傅死了,你卻活着。”

我終于明白,為什麼剛才她會用一種特别驚異的眼神看我了,那是在打量我是不是個活人而已。

我此刻已經徹底亂了,林雨桐的一番話語,徹底将我心中高大無私的師傅形象給毀了。

可是我如何都無法将處處關心我的師傅,和一個為了自己活命,不惜讓徒弟替他死的惡人師傅形象混在一起。

林雨桐見我淩亂的樣子,有些不忍。

便安慰我道:“乾生,你冷靜一點,這一切都隻是我的猜想而已。”

随後她又向我解釋,單一的催命紙人是沒用的,隻有與之對應的引魂紙人同時出現,才能害我性命,也就是引鬼魂來催我的性命。

所以隻有确定我師傅的衣服裡面,還有一張引魂紙人,才能斷定師傅是要謀害我的。

可是我們已經在這裡找了好幾遍,但是我師傅的那件衣服,卻不見了蹤影。

行屍》完整版内容已被公衆号【靈異文學】收錄,打開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衆号 → 搜索(靈異文學)或者(xiaoshuo345678),關注後回複 【行屍】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繼續閱讀後續章節。

掃碼直接關注微信公衆号


文章來源網絡,版權歸屬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傳閱太多無從查證。本站為公益性非盈利網站,在本網轉載其他媒體稿件是為傳播更多的信息,此類稿件不代表本網觀點。如果本網轉載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權、名益權等問題,請盡快與我們聯系,我們将第一時間處理!
  • 錯愛成婚,拒嫁冷情首席(完整版)(全文在線閱讀)

    原标題:錯愛成婚,拒嫁冷情首席(完整版)(全文在線閱讀)小說書名:錯愛成婚,拒嫁冷情首席目錄預覽:第一章有人懷了他的孩子第二章我們離婚吧第三章給我一次機會第四章給我生個孩子吧第一章有人懷了他的孩子A市郊區,一處高檔别墅門口,清麗可人的女孩兒面帶期盼之色站在大門口,如水的眸子看着公路方向,白皙的臉頰上偶爾露出一抹笑容,想到馬上就可以見到的人,臉頰上甚至還有了一層幸福的紅暈。正在她想着的時候,聽到車聲,不遠處車燈也掃了過來,晃了一下她的眼,很快,一輛高檔車便在她面前停了下來。而從車上下來的男人,即使

  • 都市纨绔狂少3章(第二章 大烏龍)

    原标題:都市纨绔狂少3章(第二章大烏龍)小說:都市纨绔狂少第二章大烏龍随着經濟的飛速發展,路上的轎車數量越來越多,海安市上下班高峰期的堵車問題,一直困擾着很多人。上午臨近九點,市中心的一條馬路上,成排的汽車仿似一條折去了騰雲駕霧能力在地上緩慢騰挪的長龍,“嘀嘀——”響的喇叭聲此起彼伏,卻堵車依舊。對此,就連在路口指揮交通的交警也無能為力。嗡嗡嗡——嗡嗡——突然,一陣異于汽車馬達的轟鳴聲響起,引起了不少坐在車内焦慮等待着的人的注意。接着,就見一輛看不出是什麼牌子的小型中跑摩托車在車隊的中間飛速穿梭

  • 熱門小說《清風不知我愛你》第3章免費在線閱讀

    原标題:熱門小說《清風不知我愛你》第3章免費在線閱讀小說:清風不知我愛你《清風不知我愛你》齊刷刷的視線,在銀白色轎車上凝聚。注視着後車座上的女子,衆人屏息凝神,這其中,也包括了舒媛。厲沉溪敏銳的目光撇着車裡女人側顔的輪廓,頓時,遠山般的濃眉,折痕明顯,心底的煩怒也像狂風暴雨,掀起了巨大的怒潮。舒媛注視着車内的女子,唇邊微微的衍出皎潔的愉悅,她可算是來了!如果不來,怎麼欣賞好戲呢?但心裡如此想,而表面上卻佯裝出凄楚的樣子,嬌滴滴的挽着厲沉溪的手臂,有些撒嬌般的嬌嗲,“沉溪哥,她怎麼也來了?”厲沉溪

  • 我在餘燼裡擁抱你小說完本+閱讀

    原标題:我在餘燼裡擁抱你小說完本+閱讀小說名稱:我在餘燼裡擁抱你目錄預覽:第1章我愛你的那十五年第2章那不是我的家人第1章我愛你的那十五年周三,他又要來了!門鎖一響我馬上背過身裝睡,内心猶如打鼓一樣,緊張得快要窒息。如往常一樣他欺身上來,動作粗魯得我沒有任何反抗的餘地。撕裂般的疼痛讓我緊咬牙根,淚水夾雜屈辱跟痛苦,順着臉頰往嘴裡咽!他這樣毫無感情的占有,我沒辦法配合他,哪怕忍得咬破嘴唇我都不出聲。可我越是隐忍,他越是憤怒,到最後我已經承受不了那種力道。“阿燼,我好痛,求求你停下來好不好…我不要了

  • 今日20190727推薦小說之《陰陽判官》在線全文閱讀

    原标題:今日20190727推薦小說之《陰陽判官》在線全文閱讀小說名:陰陽判官目錄預覽:第1章?明朝僵屍第2章屍王出沒第3章損兵折将第1章?明朝僵屍我叫黃泉,名字特殊,很容易記,不知道誰給我起的喪氣名,公安大學畢業後,分配到離家不遠的派出所工作。一年後,上調刑偵支隊,再過一年,上調刑偵調查局,仕途一片大好,連我自己都不敢相信。兩年間,我也就是做了警察的本職工作,沒有突出成績,也不是高幹子弟,職位怎麼會漲得這麼快?刑偵調查局的工作非常輕松,輕松得讓人難以想象,每天坐在辦公室,看報紙、喝茶、聊天,不

  • 釘棺秘聞之陰骨還魂小說免費閱讀

    原标題:釘棺秘聞之陰骨還魂小說免費閱讀小說名字:釘棺秘聞之陰骨還魂目錄預覽:第一章前有縫屍,後有釘骨。第二章冤死鬼莫蓮兒第一章前有縫屍,後有釘骨。第一章我叫陳唐太清鎮坐落于臨縣,雙面環山,地處地處于青龍山,擎蒼山兩座山之間形成的腹地之間,而山地旁邊更有一條河流橫穿而過,每當早晨起霧之時遠遠望去,就像是一條玉帶,朦胧的感覺,襯着遠處的青山,宛如仙境。而風景僅是其次,風水才是主角,聽奶奶說這叫雙龍抱珠,在風水學上來說是不可多得的風水寶地,而陳家村就坐落在龍口的位置。我叫陳唐,今年二十歲,我家就住在陳

  • 倘若你愛我 大結局 最新章節 全文免費閱讀

    原标題:倘若你愛我大結局最新章節全文免費閱讀小說名稱:倘若你愛我目錄預覽:第1章死而複生?第2章不是他第3章同胞兄弟第4章不是第1章死而複生?睡夢裡,安晚被一隻冰冷的大手撕去睡衣,被人壓在了身下。鑽心的疼痛讓她蓦地睜開了眼睛,看到了在自己身上的男人。“正南?”驚喜之餘,她的心怦怦狂跳起來。這深邃的五官,幽深的眸子,刀刻般的俊臉,不是她的厲正南又是誰?隻是……他三個月前已經去世,怎麼會突然出現在這裡?夢!一定又是做夢了!這三個月來,她幾乎夜夜難眠,好不容易睡着的時候,他又會出現在她的夢裡。隻是,夢

  • 塔尖舞者 大結局

    原标題:塔尖舞者大結局小說名字:塔尖舞者目錄預覽:第1章前世今生第2章初來乍到第3章素雅齋際遇第1章前世今生喬元市林蔭路28号,是一家名叫慈愛的孤兒院,布滿爬山虎的灰白色牆壁若隐若現,年複一年。這日,暖日融融的院子裡,孩子唧唧喳喳的異常興奮,隻因市裡有名的常氏企業邀請他們參加今天的慈善晚宴。對于長期局限于一個小小院落的孩子們來說,這是何等的幸運,能不高興嗎?念恩早早的就把孩子們的新衣服準備妥當,并再三叮囑不許弄髒了,一定要漂漂亮亮的不能失了禮儀。看着孩子們那開心的樣子,念恩覺得自己也跟着開心起來